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  

作 者:
刘迟 

作者简介:
刘迟,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部社会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空间社会学。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本文基于社会学恢复重建时期的“丁费之辩”,对“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在“丁费之辩”中,费孝通的观点是“历史唯物主义对社会学具有指导性作用”,而丁克全认为“历史唯物主义不仅包括哲学内容,也包括社会学的内容”,并在此基础之上阐述了他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内容体系。循着“丁费之辩”的具体论述,可以发现基于他们观点的分歧引申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即“如何理解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关系”。本文对此进行了回应,并对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进行阐释。本文提出,在新的历史时期,应接续“丁费之辩”之“未竟之辩”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学术传统,发展新时代的中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


期刊代号:LC2
分类名称:社会学评论
复印期号:2021 年 03 期

字号:

      近年来,学界对于中国社会学本土化发展的学术自觉意识逐渐提升,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正在成为当前中国社会学界十分关注的研究主题之一。国内一些学者给出了深刻的理论辨析,如刘少杰对于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学术地位和理论贡献进行了剖析(刘少杰,2019);文军、高艺多分析了西方社会学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立场演变,提出“应采取更为整合的、辩证的视角来重新审视中国社会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关系,将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纳入中国社会科学知识体系的中心”的观点(文军、高艺多,2019);王小章则在批判实证社会学和理解社会学的基础上,提出科学与自由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基本性格和精神(王小章,2018)。以上学者对于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多元性讨论,一方面确证了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学术地位,另一方面,也使得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研究得到了充实和发展。既然马克思主义社会学作为独立的研究主题、研究领域甚至研究范式能够得到确证,那么有一个问题就需要进一步厘清,即如何理解“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这实际上是被哲学和社会学界已经进行过大量讨论的主题,西方学者多是将历史唯物主义看作不同于实证社会学、解释社会学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学术传统(阿隆,2000;列斐伏尔,2013;吉登斯,2018),也有俄国和东欧国家的一些学者认为历史唯物主义可以等同于社会学。如布哈林在他的著作《历史唯物主义》中写道:“工人阶级有自己的、无产阶级的社会学,它的名称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布哈林,1983:7)。基于马克思主义立场,国内外学者以“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为基础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延展性研究,如卢卡奇在阶级意识、主客体关系概念基础上提出了“文化马克思主义”理论(Feenberg,1981);曼纽尔·卡斯特基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等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观点推进了美国网络社会学研究进展(卡斯特,2003);渠敬东将马克思的学说视为经典社会学的代表,提炼出“从具体到抽象,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研究方法(渠敬东,2015);关锋则认为历史唯物主义即反思性的历史社会学(关锋,2018)。学界对于“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这一问题的多元性回应和讨论,说明了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必然是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

      其实,在我国社会学学科发展史上就这一问题有过多次讨论。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学学科“调整中断”的理论根据之一,正是将“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片面地画上等号的误解性观点。改革开放后,社会学学科进入恢复重建阶段,国内学者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依然没有得到统一,包括社会学界有“南费北丁”之称的两位学者:费孝通和丁克全,他们对这一问题也持有不同的看法,本文称之为“丁费之辩”。

      本文基于“丁费之辩”中关于“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这一问题的不同观点进行辨析,尝试对“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进行解读与厘清,并在此基础上对马克思主义社会学这一学术传统进行分析与反思。本文不仅是对历史上的“丁费之辩”进行论述和回应,更是对新的历史时期如何认识、发展和创新中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形成一定的理论探索和时代性思考。

      二、社会学恢复重建时期的“丁费之辩”

      1979年3月,在北京召开的“社会学座谈会”上,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的胡乔木指出:“否认社会学是一门科学,用粗暴的方法禁止其存在、发展、传授是完全错误的”(韩明谟,2002:297)。从而揭开了中国社会学重建的序幕(费孝通,1994)。一方面,社会学学界都在为“社会学研究获得了新生”(李欣,1982)而感慨振奋,而另一方面,因高等教育院系的“学科调整”已经中断了近30年的社会学专业,面对改革开放时期的新变化和新发展需求,“应该恢复重建什么样的社会学”自然成为亟须确立和解决的首要问题。经过多次讨论,学界确定了具有共识性的方针,即建立“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密切结合中国的实际,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社会学”(费孝通,1994)。

      即便学科发展方针得以确定,但是中断多年的社会学学科建设亟须“补课”,学界在积极引入借鉴西方社会学理论的同时,对于如何理解“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这一问题也进行了多次讨论。众所周知,20世纪50年代社会学专业的“停招”是由于我国片面照搬了苏联的“教条主义”经验,有一些人认为“历史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所以不必要专门研究社会学”,尤其是“误认为社会学是资产阶级的东西,社会主义社会不需要”(夏征农,1983)。因而,开展社会学的恢复重建工作,厘清社会学的学科性质以及进一步讨论“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显然十分必要。但是,由于不同学者对于历史唯物主义以及社会学学科的对象、性质都存有不同见解,这使得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出现了较大争议,具体内容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方面(李欣,1982)。

      第一,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是一般与个别的关系,即为指导思想、理论基础同具体科学相互作用的辩证关系。

      第二,历史唯物主义就是社会学。

      第三,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一部分,是社会学的总体理论。

      第四,历史唯物主义与社会学的关系应该按照不同情况区别看待,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讲的唯物史观和国内诸多“历史唯物主义”命名的专著,其表述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内涵各有不同,因而和社会学的关系亦不同。

原文参考文献:

  • 8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