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作为总体性社会科学  

作 者:

作者简介:
王建民,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理论社会学、社会学史和网络社会学。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20世纪初中国社会的危机是总体性危机,任何止于局部观察的研究可能都无法把握社会问题的核心,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以及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塑造了瞿秋白的社会学观。瞿秋白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把“社会”看作由“互动的关系”构成的“现实的总和”,将社会学视为“总体性”社会科学,注重把握社会的整体结构及其变迁的规律性。瞿秋白的唯物史观社会学处在中国传统学术向现代学术转变的阶段,重识其理论视野和方法原则,有助于我们完整地认识中国社会学的源流及其当代发展的得失。


期刊代号:LC2
分类名称:社会学评论
复印期号:2021 年 03 期

字号:

      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四十余年来,其学科化和专门化程度日益提高,并积累了大量研究成果,但同时,研究的碎片化问题也突显出来。在社会学研究多元纷呈的情况下,时有从个别理论或方法技术出发的关于社会学之科学性或人文性、实证性或非实证性、量化研究或质性研究的短长的争论,但往往又陷入自说自话的窘境。对此,我们或许要跳出社会学高度学科化的视野,从其源头和脉络中获取一些有益的启示。

      众所周知,西方社会学诞生于19世纪上半叶欧洲的巨变时代,工业革命、政治变革、思想激荡等诸多力量推动了社会学的兴起。孔德、马克思、涂尔干、韦伯等古典社会学家,对欧洲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以及资本主义兴起的过程进行思考,在总体上把握社会变迁的趋势,并探索这一转变所引发的社会问题及其化解之道。相类似地,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内忧外患的困境和整体性社会变迁,激发了思想界的回应和讨论。在西学东渐的过程中,关于社会进化、社会变革的理论被很多思想家所接受,如严复于1895年3月4日至9日在天津《直报》发表《原强》一文,首次介绍斯宾塞的社会学思想尤其是社会进化观,并以荀子的“群学”翻译西语sociology,倡导“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探寻国家富强之路(严复,1895/2006①)。

      在中国早期社会学的发展脉络中,唯物史观社会学是重要的一支。实际上,唯物史观社会学也是晚清以来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探索变革之路的一部分。在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早期阶段,唯物史观较早地得到传播并为人们所熟知(陶德麟、何萍,2007:19)。五四运动以来,众多思想者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视野分析中国的危机和可能的出路,在思想启蒙和社会改造上留下了丰富的理论遗产,如李大钊多次使用“社会学”这个概念,认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于社会学上的进步,究有很大很重要的贡献”,“真值得起那社会学的名称”(李大钊,1919/2013:19)。李大钊在遇难前留下的《狱中自述》中曾言:“历在北京大学、朝阳大学、女子师范大学、师范大学、中国大学教授史学思想史、社会学等科。”(李大钊,1927/2013:297)根据李大钊的论述,这里的“社会学”主要是在整体上(而非某个具体领域)研究人类历史变迁的学问。

      瞿秋白与李大钊同为中国唯物史观社会学的先驱。瞿秋白也是上海大学社会学的奠基人,曾对社会学的学科与课程结构进行具体设计,其所著的《现代社会学》被称为“中国人撰写的第一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学著作”(季甄馥,1992)。相较而言,李大钊侧重在较为宏观和一般的层面引介唯物史观社会学,而瞿秋白则更系统地阐述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存在根据以及社会学在现代社会科学中的地位。瞿秋白运用唯物史观分析了一般层面社会的性质、结构以及社会变迁的动力与规律等问题,并分析了20世纪20年代中国社会结构的总体特点。

      近年来,有学者呼吁重视中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研究(如刘少杰,2019;赵万里,2019),这显然离不开对中国社会学学术史的挖掘和整理,而瞿秋白作为中国唯物史观社会学最早的系统阐释者,自然也是无法绕开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界偶见关于瞿秋白社会学的短评或介绍性文章(如吴晓迪,1983;吕希晨,1985;周建明,1989;季甄馥,1992),也有社会学史类著作概述或简要提及之(如高平,1997:265-269;郑杭生、李迎生,2000;杨雅彬,2001:115-136;阎明,2010:225),专门的研究往往集中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或思想政治领域,社会学者的相关研究屈指可数。本文拟结合20世纪初中国社会与学术变迁的背景,讨论瞿秋白的唯物史观社会学何以构成中国早期社会学学术史的重要环节,以及其理论视野和方法原则对于认识中国社会学的早期历史和当代发展的意义。

      二、瞿秋白的唯物史观社会学概观

      瞿秋白接受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阐释唯物史观社会学,与其学习和工作经历直接相关。瞿秋白生于1899年,1917年考入北京外交部俄文专修馆学习,1919年五四运动成为俄专学生领袖。1920年底以《晨报》记者身份采访苏俄,向中国报道苏俄“共产主义人间化”的一些真实情况。1921年9月,瞿秋白到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任译员兼助教,开始研究马克思主义,主要是列宁主义理论。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回国,在上海负责《新青年杂志》《前锋》《向导》等刊物的编辑工作,参与创办上海大学,担任社会学系主任。1925至1934年,瞿秋白先后在中国共产党党内和中央苏区担任多个重要职务。1935年2月在福建长汀遭国民党军队包围被俘,6月18日就义,年仅36岁(参见陈铁健,2014:1-2;王磊,2014)。

      瞿秋白曾回忆说:“在一九二三年的中国,研究马克思主义以至一般社会科学的人,还少得很……我担任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之后就逐渐地偷到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虚名。”(瞿秋白,1935/2014:18)这带有自谦的成分,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瞿秋白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重要传播者。在传播和阐释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瞿秋白的社会历史观和社会(科)学观日渐形成。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瞿秋白的社会(科)学学说和中国革命学说的主要思想资源,因此,若要深入了解瞿秋白的社会学思想,就不能不了解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解和阐释。

原文参考文献:

  • 5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