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与悬置:跨境婚姻实践逻辑与现实困境

作 者:

作者简介:
郗春嫒(1972- ),女,云南曲靖人,云南财经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民族社会学博士,民族学博士后,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民族地区公共管理与社会发展。云南 昆明 650221

原文出处:
民族学刊

内容提要:

本研究以滇越跨境婚姻为研究个案,通过实地走访边民、当事人、基层工作人员,查阅相关资料等途径,对当前跨境婚姻的特征与趋势、产生的动因、所面临的困境进行深入分析。研究发现:近年跨境婚姻呈上升趋势,跨境婚姻当事人及婚姻状态均具有“非法性”特征;边民社区跨境婚姻是历史惯习及理性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跨境婚姻当事人及家庭面临着生存空间有限、子女成长形势严峻、社会保障难以获取等生存性困境,同时基层工作者也面临着如何规制“非法”状态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的制度困境。如何使跨境婚姻合法化,在依法治理与保障跨境婚姻正当权益进而促进边疆稳定发展间找到平衡点是当前边疆社区治理中亟待破解的难题,其最终结果取决于这一场域中各方行动者相互博弈所采取的行动策略。


期刊代号:D5
分类名称:民族问题研究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中图分类号:C9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391(2020)05-0026-10

       跨境婚姻的迅速增长是全球最大的社会趋势之一,而亚洲荣列跨境婚姻上升最稳定地区。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及深入,中国与毗邻国家之间的互动日益频繁,跨境婚姻现象也不断增多且逐渐呈上升趋势。“跨境”顾名思义是指跨越相邻的两个区域的“边境”或“国境”,跨境婚姻是一种特殊的婚姻状态,婚姻双方的当事人分属于不同的国籍,与跨国婚姻相比,跨境婚姻的内涵更窄,对边境的这种特殊的婚姻定义也更加准确,它所强调的是地理位置上的相邻性。跨境婚姻既为两国互相交流提供了平台,也为较好解决当前我国边境地区弱势男性的婚姻问题带来了福音,然而由其特殊例外状态衍生出的人口、经济、社会、边境安全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使行为主体面临诸多现实困境,同时也为边疆社会治理带来压力与挑战。

       一、云南跨境婚姻现状浅描:趋势与特征

       (一)云南近年跨境婚姻增长态势①

       云南省与中南半岛存在着既亲密又复杂的关系,是我国唯一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接壤的省份,边民之间的跨境婚姻现象尤为普遍。由图1可知,近五年我国涉外婚姻大致保持稳步增长态势(2017年有所回落);云南省涉外婚姻近五年基本持平,到2019年涨幅明显,其中近90%分布在云南省与三国接壤的各州市沿边25县乡镇。

      

       图1 近五年我国及云南省涉外婚姻数量(单位:万对)

       注: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网站(其中2019年国家涉外婚姻登记数没能收集到)②

       1.滇老跨境婚姻的增长态势。以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为例,该县与老挝,越南均有接壤,并有“一县三国”的美誉,通过调研我们了解到,江城县在普洱市的跨境婚姻人数中占绝对比重,其通婚对象主要以老挝为主。据图2显示,江城县自2011年到2017年,跨境婚姻的人数总体呈上升趋势,尤为明显的是,2017年的人数是2013年的3倍。

      

       图2 江城县2011年-2017年跨境婚姻人数趋势图

       数据来源:江城县相关部门③

       2.滇缅跨境婚姻的增长态势。以保山市龙陵县为例,该县位于滇西南保山市境内,是古代“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并与缅甸接壤,是中缅跨境婚姻人员的主要来源地。由图3可以看出近年来龙陵县的跨境通婚人数基数庞大,并仍处于稳定上涨的趋势。

      

       图3 龙陵县2008-2016年跨境婚姻人数趋势图

       数据来源:龙陵县相关部门④

       3.滇越跨境婚姻的增长态势。以云南省文山州富宁县为例,该县位于文山州的东南部,其下的田蓬镇与越南河江省苗旺、同文两县接壤,是滇越跨境婚姻最为集中的地区。据调研数据显示:2011年富宁县有跨境婚姻数为235对,其中田蓬镇185对,,截至2018年6月,田蓬镇增至729对。由图4可以看出富宁县的跨境婚姻人数呈每年成倍增长的趋势,截止到2018年6月,仅田蓬镇的跨境通婚人数便是2011年整个富宁县跨境通婚人数的3倍多。

      

       图4 富宁县田蓬镇2011-2018年跨境婚姻人数趋势

       资料来源:田蓬镇政府办⑤

       (二)跨境婚姻的“非常态”特征

       据调查,由于双边合作理念及各国有关移民法律法规差异的缘由,目前云南边境社区跨境婚姻几乎都是非法事实婚姻,此类非法事实婚姻因其非正常状态而具有显著的与众不同的非常态特性。

       1.外籍女性身份的悬置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出入境管理条例》第六条第十三条对外国人入境及居留均有明确规定,符合规定外国人才具有合法身份。由于云南边境线较长,且缺乏天然保护屏障,便道众多,境外通往境内的通道除正式的通道和口岸外还有很多,大部分外籍女性进入中国境内并不是通过正规的口岸过来,而是从一些小路和便道走亲串戚来到中国,因此她们的身份在我国是不合法的。少部分外籍女性虽然是通过正规渠道过来,但她们一旦嫁到中国这边生活几年以后,那些身份材料便过期。就比如毗邻国越南,越南政府并不支持本国女性嫁往中国,所以并不愿出具相应的证明其身份的材料。这些越南女性离开母国以后没多久户口便被注销,使得这部分人在越南及中国均成为“黑户”,其身份在两国都处于一种悬而未决的非法状态。

原文参考文献:

  • 7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