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伎术院考略

作 者:

作者简介:
屈直敏(1972- ),男,贵州松桃人,博士,兰州大学教授,主要从事历史文献学和中国史学史研究(甘肃兰州 730020)。

原文出处:
敦煌学辑刊

内容提要:

中国古代科技文化的繁荣,大批科技人才的涌现,主要得益于伎术教育的发展。然而作为唐代地方伎术教育的重要机构——伎术院,则不见于文献记载。在此主要通过对敦煌出土文献的梳理,就晚唐五代归义军时期敦煌伎术院的设立进行考述。研究表明,张氏、曹氏归义军时期皆设有伎术院,既是职能部门,也是培养伎术类人才的教学机构,以天文历法、阴阳卜筮等伎术类知识和技能为主要教学内容,实行“宦学事师”的官师合一教育体制。


期刊代号:K22
分类名称:魏晋南北朝隋唐史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关 键 词:

字号:

      中图分类号:G256.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6252(2020)02-0067-14

      唐代伎术院的建置,史无明载,据《资治通鉴考异》引李德裕《文武两朝献替记》载:“(太和)八年春暮,上对宰相叹天下无名医,便及郑注,精于服食,或欲置于翰林伎术院,或欲令为左神策判官。注自称衣冠,皆不愿此职。”①是知唐文宗时设有翰林伎术院,而且翰林伎术院的职位似乎极其卑微,由是之故,郑注不愿出任该职。然而唐代地方伎术院的设立,也不见于传世文献的记载,但敦煌文献中却保存了大量关于伎术院的题记,为研究唐代地方伎术院的建置提供了宝贵资料。敦煌研究院李正宇较早对敦煌伎术院进行研究,所撰《唐宋时代的敦煌学校》一文认为“伎术院是张承奉建立金山国时新成立的机构,是掌管归义军的典礼祭祀、占卜阴阳、天文历法之事的职能部门。但它不仅仅是职能部门,同时,也是为归义军培养礼仪、阴阳、历法、占卜等方面专门人才的教学部门”②。高明士③、林聪明④、杨秀清⑤、陈于柱⑥、樊锦诗⑦等诸多学者皆从其说。姜伯勤认为“公元十世纪初,沙州出现了‘伎术院’的建置,其职能相当于中央太常寺礼院,太史监和太卜署通玄院所管事”,“其中有方技之术的传授”,同时“也是以艺学(天文历算阴阳卜筮等)召至沙州州治居之的处所”⑧。冯培红据杨秀清考定P.4044《修文坊巷再缉(葺)上祖兰若标画两廊大圣功德赞并序》的写作时间大致在光化三年(900)至天复四年(904)之间(即张承奉建立金山国之前的基础上),推测“张氏归义军时期已经设置了伎术院”⑨。显然上述学者关于敦煌伎术院设立时间的考定,尚存歧议,故拟作考补,以就教于方家。

      一、金山国创立伎术院说质疑

      关于敦煌伎术院的设立时间,以李正宇的观点影响最大,其主要证据之一是P.3192《论语集解卷第六》背面题记之“伎术院礼生翟奉达”。考P.3192《论语集解卷第六》卷末题有“丙子年(856)三月五日写书了,张□□读”,卷背《社司转帖》题有“大中十二年(858)四月一日社官李明振”,并无“伎术院礼生翟奉达”题记⑩。显然,李正宇据以考定伎术院成立时间的题记并不存在,但此后诸多学者,却对这条并不存在的题记频加引用。笔者在查考敦煌文献时发现,P.3197V《杂写》题有“《新撰时务纂集珠玉要略抄》一卷,圣教伎术院学士、敦煌礼生翟奉达”,疑李正宇系将P.3197V《杂写》的题记误作P.3192《论语集解卷第六》背面的题记,且简写作“伎术院礼生翟奉达”。此外,张承奉建立金山国的时间,也是李正宇等学者考定敦煌伎术院设立时间的关键因素。姜伯勤、冯培红等学者所据主要证据之一是P.4044《修文坊巷再缉(葺)上祖兰若标画两廊大圣功德赞并序》的写作时间,然学界对这件敦煌文书的写成年代存有争议,而姜伯勤、冯培红两位学者却未详考。显然,张承奉建立金山国的时间和两件敦煌文书的年代,是前辈学者考定敦煌伎术院设立时间的关键,因而极有必要对此进行详细考辨。

      关于张承奉建立金山国的时间,学界有多种说法,其中主要有:905年说(王重民等)、906年说(李正宇、杨秀清等)、908年说(王冀青等)、909年说(杨宝玉、吴丽娱等)、910年说(卢向前、荣新江等)等5种观点。冯培红在综合考述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重申了后梁开平三年(909)说(11)。因此,以906年为张承奉建立金山国的年代,并以此考定伎术院的设立年代,并不确切。

      关于翟奉达其人其事,向达(12)、藤枝晃(13)、苏莹辉(14)等皆略有考述,然尚有缺漏。笔者检索敦煌文书和石窟供养人题记,检得有关翟奉达的题记共16则,为了便于考述,现抄录考辨如下:

      1.BD.14636(北新836)《逆刺占》卷末题:

      于时天复二载(902)岁在任戌四月丁丑朔七日,河西敦煌郡州学上足子弟翟再温记。

      再温字奉达也。

      其后抄诗三首,诗后漫笔题云:

      幼年作之,多不当路,今笑!今笑!/已前达走笔题撰之耳/年廿作,今年遇见此诗,羞煞人!羞煞人!(15)。

      按:天复二年(902)翟奉达年20岁,则翟奉达生于中和三年(883)。

      2.P.2094a《持诵金刚经灵验功德记》及《开元皇帝赞金刚经功德金刚》卷末题:

      于唐天复八载岁在戊辰(908)四月九日,布衣翟奉达写此经赞验功德记,添之流布,后为信士兼往亡灵及见在父母合邑等,福同春草,罪若秋苗,必定当来,俱发佛会。

      P.2094b《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末题:

      布衣弟子翟奉达依西川印出本内抄得分数及真言,于此经内添之,兼遗漏分也(16)。

      按:唐昭宗天复仅4年,“天复八载”实后梁太祖开平二年(908)。又《持诵金刚经灵验功德记》卷首题有“奉达书”三字,后涂抹,但仍可辨识,是知该写卷是乃翟奉达所抄。而《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补抄的分数、真言,系翟奉达依西川印本补。

      3.P.2668《新菩萨经》末题:

      乙亥年四月八日,布衣翟奉达因施主请来,故造短句而述七言(17)。

      按:在题记之后抄有《同光四年马圣者造窟龛功德文》,考同光四年(926)前之“乙亥年”当为乾化五年(915)。

      4.S.2404《后唐同光二年(924)甲申岁具注历日并序》卷首题:

      衙守随军参谋翟奉达撰上(18)。

原文参考文献:

  • 4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