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与形制的共生:北魏司马金龙墓表释证

作 者:

作者简介:
范兆飞,历史学博士,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特聘教授,(广州 510275)。

原文出处: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贵为两晋皇族的河内大族司马氏家族,国破北奔,与千里之外河西地区的胡人家族进行联姻,休戚与共,产生极为密切的联系。司马金龙墓铭和墓表文字,显示其家族与河西地区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墓表和墓铭的形制,均为圆首方座,具有“河西圆首碑形墓表”的若干特征。但是,即便河西地区的圆首碑形墓表,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实际上,汉晋以降,没有螭龙或晕纹的简易圆首石刻,也是一种虽不显著但延续持久的传统。圆首墓表并不为某一族群或某一阶层所特有。魏晋甚或东汉都存在着圆首石刻,东晋南朝同样如此。不仅如此,作为“整体史观”的司马金龙墓葬,呈现出多元面相,特别是多室的墓葬形制与西晋单室墓的趋势背道而驰,与江左葬制也无相似之处,反而与魏晋时期关陇河西的墓葬高度相似,也不乏东汉多室墓的痕迹。“文本性与物质性交错”视野下的司马金龙墓表,折射出北魏平城时代制度文化的丰富来源。


期刊代号:K22
分类名称:魏晋南北朝隋唐史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碑刻文献作为中古时期的一手资料,近三十年来得以大量整理与刊布,有力推动了中国中古文史研究的开展。关于中古碑志文献的研究,学者多集中于北朝隋唐资料的研究和利用,特别是谱系建构、异刻现象、政治景观、历史书写等话题成为中青年学人关注的新动向。正如学者所云,中古墓志大概在孝文帝迁都洛阳十余年后方告定型。①但在定型之前,从立于地表之上的汉碑,到藏于墓室之内的墓志,其中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分野和流变,依然存在若干未明之处。特别是关于北魏平城时代石刻文献的生成和演变脉络,应该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在这种背景下,近五十年前出土的北魏司马金龙墓表和墓铭,再次进入我们观察的视野。

      1965-1966年,北魏司马金龙墓正式发掘于山西省大同市东南约十三里石家寨村西南一里左右。此墓出土三方墓铭,其中两方司马金龙石刻,一为墓铭,一为墓表,均呈碑形。墓表置于墓门券顶上方东部,而墓铭立于前室与后室甬道前方东部墙,形制较墓表为大。其妻钦文姬辰墓铭,方形,平置于甬道南端,临近东墙处。②关于司马金龙的两方石刻,均为圆首,墓表有额,篆书“司空琅瑘康王墓表”八字。墓铭藏于大同市博物馆,墓表藏于山西省博物院。墓室所用墓砖均为特制,多达五万块,这些砖长33厘米,宽16厘米,厚6.5厘米,一面有细绳纹,横端一侧阳刻隶书,“琅瑘王司马」金龙墓寿砖”(本文符号“」”表示换行)。此墓早期虽经盗掘,但仍然出土大批陶俑、生活用具、石雕柱础等四百五十余件随葬器物,特别是漆画木屏风,流光溢彩,弥足珍贵,中外学者对此已有比较丰富的研究。③但是,关于墓铭、墓表的志文和形制,及其所蕴含的文化元素,仍有继续讨论的必要。

      一、从江南到河西

      司马金龙是司马懿弟馗的九世孙,金龙父楚之,祖父荣期。晋宋鼎革之际,司马楚之辗转流离,先后经历阳、义阳、竟陵、汝颍等地北奔入魏,以赫赫军功立足魏廷。《魏书》卷37《司马楚之传》:“楚之后尚诸王女河内公主,生子金龙,字荣则。”司马金龙前后有两位夫人:钦文姬辰、沮渠牧健女。司马金龙卒于太和八年(484),《魏书》卷37《司马楚之附金龙传》:“赠大将军、司空公、冀州刺史,谥康王。”同传载司马楚之封琅琊王,谥贞王。司马金龙孙女司马显姿的墓志记载:“曾祖司徒琅琊贞王,祖司空康王。”赵超《汇编》释读为“真王”,盖因“贞”繁体字“貞”,和“真”形近而误。④司马楚之长子宝胤早卒,故金龙得以袭爵,全称为“琅琊康王”。《钦文姬辰墓铭》亦载为“嗣子”。司马楚之卒于和平五年(464),时年七十五,则生于太元十五年(390)。《魏书》本传云:“世祖初,楚之遣妻子内居于邺,寻征入朝。”此处的“妻子”,当指楚之长子宝胤,显然有充作人质的嫌疑。根据史传,司马楚之奔魏于泰常四年(419),时年三十。《周大将军司马裔神道碑》:“魏明元皇帝,遥授平南大将军、荆州刺史。(楚之)袭封琅琊郡王,尚河内公主。”晋元帝曾为琅琊王,司马楚之袭封旧爵,有兴亡继绝之意。《魏书》卷4《世祖纪上》记载神三年(430)六月,“以司马楚之为安南大将军、琅邪王,屯颍川”。则司马楚之尚河内公主,时年四十一。司马楚之其后以非凡的军功,特别是仇池之役和征伐蠕蠕,获得拓跋皇室的重用和信赖,死后陪葬金陵,荣宠一时。⑤如此,司马金龙的生年应在神四年(431)以后。司马金龙早年比较重要的政治经历是,“显祖在东宫,擢为太子侍讲”。⑥据《魏书·显祖纪》,献文帝立为皇太子的时间是太安二年(456)至和平六年(465)。墓志显示,姬辰与金龙之子司马悦生于和平三年(462),⑦由此推测司马氏与源氏联姻,应在此前数年,正值司马金龙任职东宫期间。

      文成、献文、孝文三朝皇位嬗递的错综复杂,与子贵母死、女主政治等政治制度交织进行,学人多有卓识,此处不赘。需要指出的是,司马金龙及其姻亲家族(如源氏)参与和见证了这个政治过程。史载,“高宗即位,社稷大安,贺有力焉”。“显祖将传位于京兆王子推,时贺都督诸军屯漠南,乃驰传征贺。贺既至,乃命公卿议之。贺正色固执不可。即诏贺持节奉皇帝玺绶以授高祖。”⑧根据史传,源贺卒于太和三年(479),时年七十三,生年为天赐四年(407)。京兆王子推任长安镇都大将,“性沉雅,善于绥接,秦雍之人,服其威惠”。⑨证明拓跋子推在秦雍一带的根基颇为雄厚。而源贺同样在雍凉地区拥有雄厚的部族根基,在太武帝西征过程中颇有功业,其后又支持高祖即位,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京兆王子推在秦雍一带的影响力。

      源贺即司马金龙妻钦文姬辰之父,又名“贺豆跋”。《宋书》卷95《索虏传》记载献文帝的南征诏书,“使持节征南大将军宜阳王直懃新成、侍中太尉征东大将军直懃驾头拔、羽直征东将军北平公拔敦及义阳王刘昶,领定、相之众十万,出济、兖,直造彭城,与诸军克期同到,会于秣陵”。其中的“驾头拔”,卜弼德(Peter Boodberg)、罗新认为,驾、贺字形相近,应即“贺头拔”之讹写。贺头拔,就是贺豆跋,即在《魏书》《北史》有传的源贺。⑩

      表1 北魏司马金龙家族主要成员婚姻表(11)

      

      类似的情况,卜弼德还列举“驾鹿浑”和“伏鹿孤贺鹿浑”等例证。钱大昕《廿二史考异》卷22“秃髪乌孤载记”条云,“秃髪即拓跋之转”,并云“髪从犮得声,与跋音正相近”。中古时期并无轻唇音,当读重唇音。头拔,当读豆跋。此诏发于天安元年(466)。核以《魏书·源贺传》所载官职,卜弼德和罗新所云是合理的。还可补充的证据是,《魏书》卷37《司马楚之传》记载,“金龙初纳太尉、陇西王源贺女,生子延宗,次纂,次悦。后娶沮渠氏,生徽亮,即河西王沮渠牧犍女,世祖妹武威公主所生也”。其中“武威公主”,《魏书》卷77《高崇传》:“父潜,显祖初归国,赐爵开阳男,居辽东,诏以沮渠牧犍女赐潜为妻,封武威公主。”(12)司马金龙先娶姬辰,生有三子,后娶沮渠氏,生子徽亮。徽亮以后出之子,得以袭爵,原因是其母“有宠于文明太后”。(13)司马楚之、司马金龙父子的夫人均为胡人血统,张学锋指出金龙子司马延宗、司马纂、司马悦三人身上只有汉人血统的四分之一。(14)金龙诸子皆有河西胡人的血统。

原文参考文献:

  • 8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