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尔德作品中性别角色问题研究

作 者:

作者简介:
孙蒨蒨,南开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原文出处:
文学与文化

内容提要:

从当代文化批评的角度看,王尔德的《莎乐美》和《不可儿戏》中都存在着明显的人物性别角色的错乱书写。性别角色是困扰王尔德一生的问题,他自身性别角色的不合时宜以及同性恋行为不仅引起了同时代人的恐慌,也导致了他自身的焦虑。在这种反叛与压抑的矛盾境况之下,王尔德作品采用了模糊人物性别角色的叙事手段。这种处理一方面可以看作是作者审美、情感和欲望的投射;另一方面则在客观上起到了消解维多利亚时代性别规则和秩序的作用,是作者用以隔绝由性别角色所造成的焦虑和公众恐慌的策略。


期刊代号:J4
分类名称:外国文学研究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在解构批评流行的今天,性别问题成为王尔德研究领域的热点,大量的论文和专著从酷儿理论、女性主义、精神分析等不同角度对王尔德及其作品中的性别问题做各种分析和研究。国内关于王尔德性别问题的研究也并非空白,既有论述同性恋对于其作品的影响的,也有为数不少的论文分析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论述王尔德在女性主义方面的进步意义。事实上,与伍尔夫、戈蒂耶等作家不同,王尔德很少直接涉及对人物生物意义上性别的思考,而是更多地关注人物的性别角色。

      “性别角色”(gender roles)也可以理解为“性别规范”,是社会角色的一种。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其性别角色在特定时代通常都会囿于一些既定的主流刻板印象①,因此,性别角色也可以说是社会规则和秩序的一种体现。在王尔德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到明显的性别角色的模糊、颠倒甚至错乱,其中最典型的是《莎乐美》和《不可儿戏》:受19世纪后期法国作家拉希尔德和戈蒂耶的影响,莎乐美和乔卡南(施洗约翰)的性别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是颠倒的,这可以看作是王尔德对男性美的推崇和自身欲望在作品中的投射;至于《不可儿戏》,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其出场的全部主要人物在性别角色方面都带有男性特征,而未出场的男性人物布雷克耐尔勋爵却更接近女性。现实生活中的王尔德也存在着性别角色认同的问题,并且在当时的社会上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因此,在作品中对性别角色的这种处理方式既是王尔德基于唯美主义立场对维多利亚时代社会生活中刻板的性别规则的消解和颠覆,也是作者对因性别问题而产生的焦虑的一种逃离。

      一、《莎乐美》中性别角色的颠倒与欲望的投射

      在王尔德的独幕剧《莎乐美》中,莎乐美和乔卡南之间的关系以及整部作品的情节模式都与19世纪法国女作家拉希尔德的小说《维纳斯先生》高度形似,后者涉及的性别伪装和同性恋等主题是19世纪末颓废主义作家所热衷的。王尔德虽然没有明确触及上述话题,但是其作品中人物的性别角色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颠倒的,这可以看作是王尔德对男性美的推崇以及自身欲望在作品中的投射。

      1893年2月,王尔德的独幕剧《莎乐美》(法文版)在巴黎和伦敦同时出版。次年,英国天才插画家奥博利·比亚兹莱为《莎乐美》的英文版所作的系列插画问世,随即获得巨大成功,其风头甚至一度超过王尔德的剧作本身。在比亚兹莱的插画中,两个主要人物莎乐美和乔卡南无论是在外貌还是服饰方面都呈现出一种性别颠倒的奇异美感:莎乐美的面部线条和服饰都带有明显的男性色彩;相对而言,乔卡南的形象则被赋予了一定的女性特征。②部分出于私心,王尔德认为这套插画与自己的剧本风格并不一致,尽管如此,他还是对比亚兹莱给予了很高的评价。③虽然人物的双性同体是比亚兹莱惯用的手法,但是这种处理方式并不完全是画家脱离文学作品的个人发挥。在剧作中,王尔德塑造的莎乐美也不同于传统的女性人物:在人物的语言、行为以及情感、欲望等方面,莎乐美都兼具男女两种性别特征。

      从剧作看,莎乐美是巴比伦公主,而且根据王尔德的最初构想,是一个充满女性诱惑的形象,作者希望其风格更接近于居斯塔夫·莫洛的油画《莎乐美》(Oscar:341)。但是剧作最终所呈现出来的人物性别角色却并没有预想中那么明晰,尤其是在莎乐美与乔卡南的关系中。莎乐美在这段爱情中是主动的一方,更重要的是,她是握有权力的强势一方。她一见之下就爱上了乔卡南,并且疯狂赞美后者的美貌,直言自己渴望他的肉体,最终以“舞者的报酬”的名义强迫希律王杀死乔卡南并亲吻其头颅;相反,乔卡南的身份是被囚禁的先知,也是被莎乐美贪婪地欣赏着的对象。乔卡南的外貌同样被王尔德别有深意地赋予了女性特征:洁白的肉体、漆黑的头发、鲜红的嘴唇……作者使用了大量的比喻,其中很大一部分喻体通常是用在女性人物身上的。④

      如果这种性别角色的倒置并不明显的话,参照《维纳斯先生》问题就一目了然了。《莎乐美》在故事模式以及人物关系等方面都与19世纪末法国颓废主义女作家拉希尔德(Rachilde)的小说《维纳斯先生》高度相似。《维纳斯先生》的主人公拉乌尔·德·维尼兰德(Raoule de Venerande)是一个年轻美丽的贵族女子,虽然如此,她心中却认定自己应该是男性。她曾对一名爱慕自己的轻骑兵雷托贝(Raittolbe)说,自己和他之间的感情是“两个男人、两个轻骑兵”之间的感情。⑤在偶遇年轻俊美的手工花匠人雅克·西尔弗(Jacques Silvert)之后,因迷恋雅克完美的身体,拉乌尔把他软禁并伪装成女性,使之成为自己的“情妇”,称为“维纳斯先生”。最终雅克在与雷托贝的决斗中丧生。“维纳斯先生”去世后,拉乌尔剪短了自己的头发,每天都在一尊雕像前哀悼,这尊雕像的一些部件是从真人身上获得的(Monsieur:144)。拉希尔德的这部小说出版于1884年,篇幅虽然不长,但是却包含了几乎全部在当时被视为禁忌的性别主题——同性恋、双性同体、异装、改换性别……虽然小说问世之初就在法国引发了一场道德上的愤怒,但这些题材却都是19世纪末颓废主义作家们所偏爱的。

      《莎乐美》在很多方面都能体现出《维纳斯先生》的影子。首先,在作品中,男女主人公在地位、处境和权力上存在着类似的差距:都是女性握有权力并处于主导地位;而男性则被囚禁、被观赏、被占有、被毁灭。其次,故事的起因都是女性迷恋男性的美貌,《维纳斯先生》多次透过女主人公的视角对雅克的外貌进行详细的描写(Monsieur:13,32,33,63),拉乌尔认为雅克的肉体比自己的美多了(Monsieur:63)。这些都与莎乐美对乔卡南的外貌的疯狂赞颂非常相似。莎乐美也对着乔卡南的头颅说,他是“美的化身”(Works:559)。另外,两个故事都是以惨烈并且诡异的方式收场,并且两位女主人公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恋尸癖:拉乌尔的蜡像部分配件来自真人身体(Monsieur:144),莎乐美得到了乔卡南的头颅并亲吻。就人物本身而言,莎乐美和拉乌尔也具有很多相同的特质:她们都迷恋男性的完美肉体,都是“反贞洁”(Anti-Virgin)⑥且“致命的”(Femme Fatale):她们追求的爱情都是“禁果”;此外,她们也是美丽的,自己本身也是一个诱惑,这使得故事的感情关系更为复杂。因此,《莎乐美》无论是在男女双方的权力关系、女性对男性肉体的赞美和欲望,还是以毁灭的方式得到对方乃至最后的恋尸行为等方面,都与《维纳斯先生》如出一辙。

原文参考文献:

  • 5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