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方法:中国古代文学研究70年

作 者:

作者简介:
戴伟华,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刘禹锡研究会会长,从事中国古代诗学、唐代文学研究。

原文出处: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在承继优良传统的基础上,通过视野和方法的开拓,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古代文学”这一学术话语的确立,拓展了学术范式与研究格局。文化视野影响了文学史的书写,并集中体现于学科间的交叉融合。理论建构和文学史的重写在通古察今、融贯中西的比较视野下,探索古代文学研究体系的建构。互联网和古籍数字化技术促进了文献整理的细化和研究方法的改变。《文学遗产》基本呈现出古代文学研究发展脉络,形成具有中国底蕴的学术体系与话语体系。


期刊代号:J2
分类名称: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
复印期号:2020 年 01 期

字号: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394X(2019)05-0067-10

       学术研究的推进离不开视野和方法。中国古代文学相较于其他学科,有着历史悠久、积淀深厚的研究传统,此谓之守正;70年间的古代文学研究在已有成果的基础上,既保持了传统治学的纯正,又在自我审视、自我批判中不断创新,以开放的格局、多元的方法促进中国古代文学向纵深发展。其实,守正与创新,互为融通,都需要有广阔的视野和因对象不同而选择的研究方法。70年的成果十分丰硕,本文只能从几个角度去认识“守正创新”的研究面貌,以窥古代文学研究在视野和方法上的新进展。一隅之见,以求教于学术界。

       一、古典文学与古代文学

       在中国学术话语体系中,“古典文学”指向的是具有典范性质的文学经典,而“古代文学”则是一个时间性概念,指向中国古代这一时段内(1840年以前)的所有文学。回溯70年古代文学学科发展,其体现出的总体趋势是:研究对象从“古典文学”向“古代文学”扩展、转移,由此带动研究格局的全面变革和翻新。

       (一)新对象的纳入

       中国的“文学”是一个庞杂的概念,但又具有极为严苛的品第序列,“经典”的范围基本被限制在诗、文、词、曲(散曲)之内。变革的节点是在20世纪上半叶,由康有为、梁启超等改良派学人肇始,打破了经学在思想界的统治;随后,在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等人领导下,展开文学革命,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组成。文学革命以“反对旧文学,提倡新文学”为旗帜,在研究领域,涌现出一批重要成果:《文学改良刍议》《白话文学史》《文学进化观念与戏剧改良》《中国小说史略》《中国俗文学史》等,与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宋元戏曲史》形成呼应。随之兴起的还有歌谣学与民俗学研究。五四文学变革的重要贡献是以小说、戏曲、民间文学为突破口,将一批被传统学术排挤在外的对象纳入研究体系当中,极大地拓宽了文学研究的领域。

       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之后。与阶级性、人民性的价值导向相结合,小说、戏曲、民间文学等形成了新的研究热点。围绕《红楼梦》《水浒传》《琵琶记》等,展开了一系列大讨论。研究的触角还延伸到敦煌文学,如周绍良、周一良等的敦煌变文研究,王重民、任二北等的敦煌曲研究等。不可否认,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以前的一段时期内,古代文学研究的政治化倾向很强。但客观而言,正是在强力的政治导向下,其成功实现了对传统“经典”的超越,建立起学术共同体公认的新体系,将小说、戏曲、民间文学纳入其中,确立了具有现代学术意义的中国古代文学学科之基本研究对象与研究范围。

       (二)新经典的树立

       文学经典虽然具备典范性与稳定性,然而并非永恒不易。1949年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学界对文学遗产重新进行了一番审视、去取与排序。一方面,由于现实主义的倾向,以及对人民性、阶级性的偏重,研究的焦点主要集中于几部小说,以及少量戏曲作品。反复的论证、争鸣,不但从学理上确认了小说、戏曲的政治合法性,进一步强化了其地位,而且重新树立、塑造了一批新的文学经典。另一方面,与此热潮相对,作为传统经典的诗、文、词、曲,却经受了严苛的审视。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围绕李煜词、山水诗,陶渊明、李清照等经典作家的作品,以及文学遗产的继承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讨论的实质是,在阶级斗争观念下,以人民性、爱国主义、现实主义为标准来对作家作品实施价值判断。在这样的思路下,研究的焦点必然只集中在作品内容、思想的单一维度上,而且评价标准极为狭隘,这严重限制了研究的广度与深度。

       转变的契机是1978年展开的真理标准大讨论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从理论上实现思想解放后,研究面目也随之一新。在文学与政治、批判与继承等关键问题上,学界迅速达成共识:消除文学“从属论”“工具论”,重新评估古代作家作品。[1]得益于研究理念的转变,对文学艺术维度的探索开始爆发性增长。从1979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出现了美学研究的浪潮,开始借助美学理论对古代文学进行观照、阐释。“美学热”的意义在于,不但扭转了文学判断的政治化标准,而且以审美价值、审美艺术为尺度,将传统经典与新经典作为一个整体,统摄到“美”的论述体系当中。

       当然,古典文学与古代文学在审美向度上是有所区别的。古典审美以雅正为主,美学情趣倾向于格调高雅、意蕴含蓄、语言精致。大部分的通俗文学并不符合这样的标准。随着古代文学研究的发展,杂文学观念回归,佛家偈语、道教青词、韵语歌辞等逐渐进入研究视野,以古典美学标准审视,有些并不具备审美上的价值。认识到审美尺度在文学研究中的局限性,正是古代文学研究走向方法独立的标志之一。

       (三)新范式的建立

       学术范式是研究理念与研究对象相结合的产物。从古典文学到古代文学,本身就是观念的改变,也意味着学术格局的转移。文学研究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实证型研究,包括版本、目录、校雠、训诂、笺释等;二是鉴赏与批评;三是对文学规律的研究,即外部规律与内部规律的研究。[2]传统古典文学研究基本以第一、二层次为旨归。新时期(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起点)以来,古代文学研究开始向第三层次延伸,在文学与外部世界的广泛联系与内部演变的深入探索中寻找学科生长点。在广度与深度上同时寻求突破,这既是学术创新的内在要求,也是对既有学术经验的总结与超越。

原文参考文献:

  • 5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