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生成及遏制实证分析

作 者:

作者简介:
王瑞山,华东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上海 201620

原文出处: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城市本地籍犯罪的未成年人在文化水平、生活状态、家庭情况、犯罪类型等方面都有着不同于城市流动犯罪未成年人的特征,需要进行针对性的研究。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原因要从生发因素和遏制因素两方面分析。其中,生发因素包括不正确的价值观和不良认知,这是其内在推力,原因多元的物质困境是其外在压力,不良交往是其外在拉力;遏制因素包括个人内在遏制和社会外在遏制两个方面,家庭教养方式不当和学习失败削弱了犯罪未成年人应有的内在遏制,家庭、学校、社区等方面的社会控制缺失削弱了犯罪未成年人的外在遏制。预防城市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应改善家庭教养、学校教育和社区服务,推进“少年社区警务”建设。


期刊代号:D414
分类名称:刑事法学
复印期号:2020 年 01 期

字号:

       一、问题的提出

       城市未成年人是指在某一城市中居住、生活的未成年人,它包括本地籍未成年人和外地籍未成年人,后者也被称为流动未成年人、外来未成年人等。显然,在城市本地籍未成年人与流动未成年人的不同成长背景中,其人格养成、心理发展以至于罪错行为应该有不同于流动未成年人的特征。考察当前城市的未成年人犯罪现象,外地籍未成年人较为严重,如2014年上海外来涉罪未成年人占涉罪未成年人总人数的86.6%,远高于全国城市平均70%的比率。①因此,流动未成年人犯罪现象也受到学术界较多的关注,②而针对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的研究不多。调研发现,与犯罪的流动未成年人相比,城市本地籍未成年人在犯罪前生活状态、就学经历、犯罪类型、家庭情况、活动场所等方面具有较为明显的特征。因此,在城市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研究中,区分本地籍和外地籍是极具现实意义的,不能因为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人员在整个城市犯罪未成年人群体中比例较低而忽视对其的研究,而且,这种分类研究也有利于精准预防的决策和实施。

       从犯罪学学科视角来看,犯罪概念的范围并不局限于刑法规范所设定的边界,即使因年龄或行为结果不被刑法所认为是犯罪的危害社会的行为,也应纳入犯罪学考察的范围。然而,“作为犯罪学探讨犯罪原因和寻求犯罪对策重要基础的犯罪测量资料,传统上主要依据的是刑事执法机关的犯罪统计”③。本文基于对近五年(2013年至2017年)S市(直辖市)S区检察案件中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情况的调研,考察该类未成年人犯罪的特征和规律。④值得注意的是,未检案件并非都能够与犯罪学上的具体犯罪行为对应,它往往包括多个犯罪行为,甚至不同类型的犯罪行为。有些案件中包含多个犯罪行为,例如,小G盗窃案件,犯罪人几个月内连续盗窃6起;小L等人寻衅滋事案件中,犯罪人两个月内对不同的受害人分别实施12起寻衅滋事行为等。还有的案件包含犯罪人的不同犯罪,例如,小H一案中,既有他与他人共同实施的诈骗犯罪,又有自己实施的盗窃犯罪;小L等人寻衅滋事犯罪中又与他人实施了盗窃行为等。因此,案件数量是案件统计的标准问题,不代表犯罪行为发生数量,因此不对应犯罪被害人数量,但不影响对犯罪人的考察,对此加以说明有利于我们对刑事司法犯罪统计中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理解。

       犯罪学聚焦于犯罪原因研究,意在解释犯罪,为刑事司法政策提供依据。这里拟运用犯罪学理论对S市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行为的生成机制进行分析,为犯罪治理和未成年人保护提供参考。解释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理论很多,这里拟借用美国犯罪学家沃尔特·雷克利斯(Walter Reckless)的遏制理论,它是一个“中距理论”,能解释大多数非极端的犯罪。犯罪的遏制理论基于三个假设条件:一是少年犯罪是不良自我概念的结果;二是不管社会阶级或社会环境条件如何,少年对于自我的积极看法,都会提供一种“绝缘体”,促使个人抵抗进行少年犯罪的外在压力和拉力;三是犯罪行为具有“多面性”,是由推力、压力、拉力以及“绝缘体”或者“缓冲器”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些力量中最重要的是内部“绝缘体”—自我概念。⑤雷克利斯等人用以下四个基本概念来阐释遏制理论:内在推力如及时行乐的需求、心神不宁以及敌视的态度;外在压力是结构性问题和包括贫困、失业在内的其他社会情形;外在拉力是诸如精神涣散、引人注意的事物、诱惑、越轨行为榜样、罪犯同伴将个人拉进犯罪行为之中;内在遏制包括积极的自我概念、对于挫折的包容、高度的责任感以及制定现实目标的能力等;外在遏制包括明确的社会角色、规范与责任,有效的监督和纪律,替代性活动与安全阀,个人获得接受、认同和归属感的机会,有效的家庭机制等。⑥在总结城市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特征的基础上,本文引入遏制理论的分析框架,探寻其生发要素和作用机制,并据此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以期在对城市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因应中有的放矢、精准有效。

       二、城市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要素特征

       这里从犯罪人、犯罪类型、被害人、犯罪形态、犯罪时空、犯罪目标等犯罪行为结构要素来考察S 区本地籍未成年人犯罪发生的特征。

       (一)犯罪人:多为家庭结构问题突出、具有不良行为的中职技校学生

       调研发现,在S区本地籍犯罪未成年人中,年龄接近成年(98.1%的犯罪未成年人在16-17周岁作案),绝大多数(92%)为男性;基本都有完整的基础教育(初中以下辍学的约占6.1%),九成以上为初中毕业及以上文化;中职技校学生占比较高,其中除1名高一学生外,作案时系中专在校学生的占一半以上,而且,其他未成年人犯罪时多数处于中专辍学后的无业状态。该区未检案件中外地籍未成年人的情况与此大大不同,他们绝大多数辍学较早,九成以上的人缺乏完整的义务教育经历,甚至两成以上的人没有进入初中学习。⑦

       从犯罪人生活状态看,本地籍犯罪未成年人中家庭结构问题较为突出。案例统计显示,主要是单亲家庭(占比36.7%)、重组家庭(占比10.2%)、核心家庭(占比44.9%)、联合家庭(占比8.2%)这几种类型。单亲家庭多为父母离异(个别为父母一方去世)所致,重组家庭也多为父母一方或双方离异后再婚。然而,在犯罪外来未成年人中,家庭结构不完整或重组约占14.7%,但是存在本地籍未成年人中不多见的留守儿童现象,其中为祖辈抚养到中学阶段(留守儿童或因其他原因)的约占28%。可见,犯罪本地籍未成年人的家庭结构问题较为突出(详见表1)。

       表1 S市S区本地籍与外地籍犯罪未成年人就学及家庭情况比较
本地籍犯罪未成年人外地籍犯罪未成年人
初中以下6.1%92.3%
初中毕业及以上93.9%7.7%
单亲、重组家庭、孤儿46.9%14.7%
核心家庭或联合家庭53.1%85.3%

原文参考文献:

  • 5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