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互动路径

作者简介:
贺正楚,长沙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产业经济学研究;曹德,长沙理工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产业经济学研究;吴艳,通讯作者,长沙理工大学讲师,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产业经济学研究,联系方式luodishiyun@163.com。湖南 长沙 410114

原文出处:
当代财经

内容提要:

依据现代化经济体系理论和产业国际竞争理论,从国内供给和国际需求的角度对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内涵进行分析。基于演化经济学理论,分别从产业和产品的角度对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互动结构和路径进行探讨,构建互动的评价指标体系。采用典型相关分析模型探讨制造业发展质量和国际竞争力系统之间、系统内部互动的影响因子及影响程度。实证表明,一是制造业发展质量的发展效益、中高端产业结构、市场配置、创新潜力(专利)与国际竞争力的贸易竞争指数、比较优势、国际市场份额、规模经济形成了有效互动,但制造业发展质量的发展速度、创新商业化、创新潜力(科技经费投入强度)对上述系统的互动有较弱的抑制作用。二是服务保障对制造业发展质量系统和国际竞争力系统的发展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未发挥生产服务业的效率提升作用。因此,为促进中国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互动,应该从国内供给侧入手,注重制造业发展质量内部经济发展质量系统、效率系统和动力系统的平衡发展,对生产服务业的供给结构进行优化。


期刊代号:F10
分类名称:国民经济管理
复印期号:2019 年 02 期

字号:

      中图分类号:F4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0892(2018)11-0088-12

      当前,我国制造业存在产能过剩、创新力不够、产业结构不平衡等问题,“大而不强”的制造特征显著。无论是微观的产品,还是中观的产业,抑或是宏观经济,通过提升质量来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制造差距是当务之急。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进制造业由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战略性转变,是构建现代化制造体系的科学路径(贺正楚和潘红玉,2015)。[1]

      另一方面,作为世界的工厂,中国不仅消费市场庞大,基本消费品产能也很高,比如服装、制鞋、化纤、棉纺和家电产能占世界的比重超过50%。中国制造业巨大的国际竞争力来自于廉价的劳动力和原材料。然而,随着生育率和生育意愿的持续下降,中国“人口红利”正在迅速消失,廉价的劳动力比较优势不可持续,再者,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人们环境保护意识的加强,以自然资源换取利润的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也不可取。我国制造业面临着通过发展质量建设现代化制造业的现实问题,目前作为世界工厂我国制造业拥有较高国际竞争力也是事实。制造业的质量是国内产业发展的反映,制造业国际竞争力是国外需求的反映,二者能否协调发展关乎制造业综合竞争力的提升。所以,研究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互动路径以及各路径的影响因素,对于提升现代化制造业质量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

      二、文献综述

      有关制造业发展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多从微观产品视角开展,也有少部分基于中观产业视角进行分析。首先是产品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实证表明,出口产品质量受进口国富裕程度和人力资本的影响(Hallk,2006;Schott,2004),也与出口国资本密集度(Bernard等,2006)、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类型相关(张杰等,2014)。[2-5]研发效率、生产效率、政府补贴、广告效率、融资约束缓解和市场竞争等会提高我国产品质量,外资对本土企业产品质量影响不利(施炳展和邵文波,2014)。[6]为预控产品质量出现的危机,可采用产品实现、资源管理及质量改进的危机作用模型进行预防(刘书庆等,2015)。[7]其次是产业发展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武汉大学质量发展战略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表明,环境因素、交通便利程度等因素对区域制造业质量竞争力存在显著影响,但金融支持呈负向影响(余红伟和胡德状,2015)。[8]有学者突破速度、规模单一化指标,构建产业导向性、产业带动性、产业市场化、产业创新性和产业效益性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质量评价指标体系(吴艳,2011)。[9]工业发展质量指数评价体系可从速度效益、结构调整、技术创新、资源环境、两化融合和人力资源的角度构建,2005-2010年全国工业发展质量指数快速增长,东部地区遥遥领先,中部和西部地区有待提升(罗文和徐光瑞,2013)。[10]

      制造业国际竞争力评价的研究,多以产品为研究对象从国际贸易和价值链视角展开。传统的产业国际竞争力评价,多从贸易视角进行研究,使用最广泛的是进出口数据法,包括显性比较优势指数、贸易竞争指数、国际市场占有率等常用指标(Carraresi和Banterle,2015;Hannan等,2015;彭爽和李利滨,2018;郭京京等,2018)。[11-14]但进出口数据法过于重视市场份额在产业竞争力评价中的重要性,于是,又有生产率、利润、动静态指标结合的修正指标(阳立高等,2018;曹德等,2018)。[15-16]从全球化观点来看,产业的竞争力应该从一国(行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分工地位来进行衡量(Grossman和Helpman,2002;刘维林,2015),于是有学者采用出口技术复杂度(孙少勤和邱璐,2018)、出口增加值(张禹,2016)和贸易附加值(戴翔,2015)对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力进行评估,但很多指标仍然是建立在进出口数据法之上的。[17-21]也有学者认为,以产品为研究对象不足以反映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本质,应该回归产业本身进行评价,从产业环境、产业支撑、产业创新3个维度可构建国家和区域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国际竞争力评价模型(曹虹剑和余文斗,2017)。[22]基于中国15个制造行业的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表明,产业集聚和产业关联度与产业国际竞争力正相关,产业竞争和产业多样化与产业国际竞争力负相关(谢子远和鞠芳辉,2014)。[23]

      关于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研究。一种观点认为质量是因,产业国际竞争力是果。比如产品质量通过“价格提高效应”和“竞争逃离效应”能提升出口企业加成率,进而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许明和邓敏,2016;Bellone等,2016)。[24-25]但也有研究表明,制造业出口产品质量的升级与产品国际竞争力存在非线性关系,出口产品质量与贸易伙伴国的市场份额是收益递减关系(李有,2015)。[26]中国可从驱动要素、实现途径及制度安排三个角度发展高质量模式,建设对外贸易新型竞争力发展战略(崔日明和张志明,2014)。[27]另一种观点是认为二者之间应该协同发展。研究表明,我国服务业发展规模和质量有所提高,但国际竞争力不强,应该扩大开放促进二者共同发展(来有为和陈红娜,2017)。[28]上述研究,对产品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颇多,但基于产业视角的研究甚少;制造业国际竞争力评价研究很丰富,但将其与产业发展质量结合在一起的研究几乎没有。为此,本文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研究:一是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的互动路径分析,即二者相互影响的路径;二是根据制造业发展质量与国际竞争力互动路径原理构建互动指标体系和互动模型;三是根据互动的结果,判定影响互动的因子并提出对策建议。

原文参考文献:

  • 5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