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改革的内涵辨析、指标体系与增长效应

作 者:

作者简介:
李月,南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王珊珊,南开大学博士研究生。

原文出处:
改革

内容提要:

从结构性改革的内涵、指标体系、经济效应、作用渠道以及短期冲击等多个层面,系统梳理了西方结构性改革的相关文献。通过比较中国与西方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与内涵,提出中国推行结构性改革需要注意的问题:要注重结构性改革推行的时机;设计合理的结构性改革路线图;认清存在结构性改革短期冲击的本质并努力削弱这一冲击;配合使用结构性改革与传统宏观经济政策。


期刊代号:F10
分类名称:国民经济管理
复印期号:2019 年 02 期

字号:

      近年来,需求侧宏观经济政策空间与效率约束日渐凸显,越来越多的经济体与国际组织将目光聚焦于结构性改革,在全球范围内兴起了以结构性改革提振经济实现复苏的改革热潮。现阶段,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中上等收入阶段,约束经济发展的基本条件已发生系统性变化,由改革开放初期需求膨胀、供给不足的矛盾,转变为需求疲软、供给过剩的矛盾。2008-2010年,为应对经济危机推行量化宽松政策,大量流动性被注入实体经济后进一步加剧了与需求不匹配的、低效、重复投资,进一步激化了产能过剩的矛盾。这些新特征、新矛盾,使总需求管理的宏观调控方式和宏观政策面临挑战,具有较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的存在,也要求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这股来自国内外的改革热潮也带动了学术研究的深入。特别是,由于结构性改革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多个国际组织近年来的年度报告均以此为主题,使得西方结构性改革的研究系统性、应用性较强。为了推动中国更有效地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本文尝试从一个战略性的视角对西方各大组织机构及重要学者的结构性改革内容与观点进行梳理,进而深刻理解结构性改革的实质,并希望借此能有助于中国提出正确的、有理论基础的、具有可操作性的结构性改革路线图。

      一、结构性改革的内涵辨析

      近年来,亚太经合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纷纷以结构性改革为主题发布年度报告。针对结构性改革的定义或内涵的理解,各个国际组织展开会议讨论,在结构性改革核心内涵的理解上,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但也存在细微差异。

      第一,西方结构性改革以应对经济危机与衰退为基本出发点。经济危机后,西方各国均面临着传统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空间逐渐减小、实施效率日益下降的困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呼吁各国尽快推行结构性改革,把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构性改革作为三大政策工具,以提升潜在经济增长率,尽快实现经济复苏。其中,各个组织由于覆盖范围不同,结构性改革的目标存在细微差异。亚太经合组织基于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强调应借助结构性改革提高市场化运作水平,提高亚太地区经济效益并增强竞争力,从而改善人们的生活水平;经济危机爆发后则更加注重寻求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续增长[1]。经合组织则强调结构性改革为政府提振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带来强劲平衡的经济复苏提供了一个有力的工具。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关注点为中东欧和中亚地区,认为结构性改革是帮助经济体实现由计划经济向可持续市场经济转型的重要途径。

      第二,西方结构性改革将提升资源配置的有效性作为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的核心机制。从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看,之所以经济运行中无法达到资源配置的最优化,主要是因为存在一些影响资源有效配置的障碍。通常,障碍之一被视为政府的过度监管。因此,西方主流的结构性改革以削弱政府过度监管、放松管制为手段,不同的国际组织运用该手段的着力点也有所不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经合组织较为相似,从金融部门、劳动力市场、产品市场、贸易领域及制度等五个层面减少过度监管、推行结构性改革。例如,产品市场改革主要目的是提升企业间的竞争,使得新企业进入更加容易,解除对能源、交通运输行业的管制。劳动力市场改革则是使得雇用和解聘工人更加容易,调整失业补贴。亚太经合组织的着力点由起初的监管改革、竞争政策、公共部门治理、公司治理以及加强经济和法律基础设施建设,开始转向更加注重促进平衡、包容性、安全性的经济增长[2]。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着力点也从国家层面转为部门层面,主要推进公司经济部门、能源部门、可持续资源、基础设施建设、金融部门等五大部门的转型或者市场化,提升资源的有效配置,进而实现可持续发展。

      第三,结构性改革不等于自由放任。尽管西方主流的结构性改革以削弱政府过度监管、放松管制为手段,从这个角度来看,结构性改革意味着减少政府干预以及对贸易、国内与国际金融交易更少的管制;然而,阻碍资源配置有效性的障碍并不仅是政府的过度监管,经济中还存在着诸如自然垄断、信息不对称和道德风险、金融部门的扭曲等非政府管制因素而造成的市场失灵,解决这些问题恰恰需要政府的有效监管。例如,具有较好银行监管系统的经济体会在金融部门结构性改革指标上获得较高的数值,尽管银行监管是一种远离自由放任的做法,但是其金融部门结构性改革的指标依然较高[3]。因此,西方主流框架中的结构性改革并不是一味地追求自由放任,而是对于有效监管的评价与测度。

      第四,以结构性改革作用机理区分需求侧结构性改革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求侧结构性改革指的是通过影响人的信心以及对未来收入预期的财富效应进而影响需求的改革[4]。而结构性改革对供给侧的影响发生在中长期,往往通过影响供给侧的劳动力、资本重新配置以及微观层面的企业重建,发挥改革对经济增长的作用[5]。

      二、结构性改革的指标体系

      随着结构性改革问题日益重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三大机构试图构建与整合结构性改革指标体系,它们之间既有相同点,又各具特色。总的来说,各大组织都试图从多个领域构建综合性的指标体系;测算方法多由事前指标和事后指标混合构成[6]。此外,三大指标体系均不局限于自己测度全部指标,而是现有国际数据库和自己计算指标的整合。

原文参考文献:

  • 5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