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进展与差距

作 者:

作者简介:
张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邹静娴,通讯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讲师,研究员。

原文出处:
国际经济评论

内容提要:

通过与发达经济体结构转型轨迹进行比对,本文从产业和支出两个维度考察了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取得的进展与存在的不足。中国经济在2010-2012年间迈过了工业化高峰期,此后逐步由制造业转向服务业。工业化高峰期后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迎来了高速增长;投入、生产、产品多维度证据显示制造业整体升级步伐较快。消费、投资、出口的“三驾马车”结构趋于平衡。上述这些结构变化与发达经济体走过的历史轨迹高度吻合,表明中国仍在迈向更高收入水平的正常轨道上。差距主要表现在第二、三产业就业占比偏低;政府服务占比偏低;城市化率偏低等。这些对比说明中国在产业发展、公共服务和城市化之间存在不平衡,后两者落后于前者并形成了经济发展短板,弥补这些短板需要推动“从发展到服务”的政府职能转型。


期刊代号:F10
分类名称:国民经济管理
复印期号:2019 年 02 期

关 键 词:

字号:

      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由此引发对于中国经济前景看法的巨大分歧。这些分歧背后的核心议题主要包括:中国能否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一直以来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制造业优势能否延续等。对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前景的判断历来颇具挑战性,尤其是对中国这样一个体量庞大的发展中国家。学术界从政治、经济、文化、资源禀赋方方面面都能给出不同角度的判断和解释,然而迄今为止,理论层面还难以对经济赶超国家的经历做出令人信服的普遍的、一致性的解释。正因为如此,国际比较方法在类似问题研究中广受关注和采用,采用国际比较研究方法的主要依据是高收入经济体在经济成长过程当中有众多的规律性变化①。

      刘世锦等基于国际经验,较早指出中国经济增速会出现台阶性下降,判断的主要依据是高收入经济体的成长过程中当人均收入达到一定水平以后都会经历类似的经济增速台阶式下降。②艾肯格林等基于国际经验研究也有类似发现。③林毅夫基于东亚经济体的赶超经验,用相对收入而非绝对收入水平增速得出判断认为中国经济未来十年仍能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速。④人均收入提高仅是经济发展进程中的一个侧面,众多的结构指标变化是经济发展进程中的其他侧面。人均收入的稳步提高离不开成功的结构转型,而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阶段的经济体又在经济结构转变轨迹上表现出很强的相似性,如下文提到的当收入超过一定门槛值后,经济活动从制造到服务的转移、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崛起、消费占比的下降等等。大量的经济结构转型文献⑤指出了高收入经济体所经历的类似的经济结构转型变化事实,以及背后的原因,限于篇幅这里不再赘述。这些经济成长进程中普遍的、规律性的结构转型事实和背后的理论分析是下文进行国际对比的依据。

      本文将中国的经济结构指标变化与高收入国家类似发展阶段的经济结构指标变化做出对比。与过去研究相比,本文进行国际比较对象的重点不再是人均收入,而是比较完整的结构性指标。相对于比较单纯的收入水平对比而言,除了能够丰富人均收入变化背后更丰富的经济事实和依据,更重要的优点在于发现经济成长中可能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或者说经济发展的短板,对理解和判断当前中国经济存在最突出的问题提供参考和借鉴。各个国家的发展进程中都会有其发展的特色和与众不同的地方,有些产业结构比较的规律性更突出,而更细致产业结构在国家之间有更丰富的多样性⑥,结构比较的研究结论需要非常谨慎。这里比较的重点还是那些有较强规律性的结构指标。

      文章的主要发现包括:1)从产业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已于2010-2012年迈过了工业化的高峰期,此后经济活动逐步由制造转向服务。从跨过工业高峰期所对应的人均收入水平和工业增加值占比来看,中国在结构转型方面所表现出的特征与发达国家经济体轨迹十分类似。2)工业化高峰期过后,中国的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迎来了迅猛增长。投入、生产和产品多个环节都表明中国制造业整体产业升级趋势明显。消费、投资、出口的“三驾马车”结构日趋平衡,表现为消费占比不断提升,投资占比下降,出口增速大幅回落,这些特征也与发达经济体对应收入阶段的历史经验十分相似。3)中国经济增长也存在明显短板:从产业视角来看是第一产业就业比重过高,二、三产业就业比例偏低;政府服务以及社区、社会与私人服务占比过低;从支出角度来看,主要表现于居民消费占比过低,投资比重过高(尤其是建筑安装类相关投资)。

      以上事实表明,中国尚未出现过早“去工业化”的问题,中国经济仍在步入更高收入水平的正常轨道上迈进。产业、支出两个视角都指向中国经济发展短板背后的共同因素:政府政策发力点还是延续“以项目促发展”的旧思路,而忽视了在城市化过程中相关配套改革、公共服务和公共管理等方面的投入和改革跟进,同时部分服务业管制过度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因此,下一步补短板应主要推动“从发展到服务”的政府职能转变。

      从制造到服务

      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是绝大部分高收入经济体都曾经历过的结构转型路径。赫兰道夫等在其综述性文章中详尽总结了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的国际经验。⑦通过对全球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历史数据梳理⑧,作者发现制造业份额会随收入增长呈现“驼峰型”变化:当经济体收入超过8000国际元(按1990年不变价格的购买力平价方法计算)⑨时,其以多项指标(包括:名义增加值、实际增加值、就业人数、工资市场等)衡量的制造业份额都会由峰值下降。相对应的是服务业份额的攀升,这既表现在服务业相对价格的提高,也表现为服务业真实供给量的增加。

      布埃拉和卡博斯基在整理了包含全部发达国家的31个国家样本数据后给出了相似的结论,即制造业名义增加值占比会随收入呈现“驼峰型”变化。⑩他们发现7200国际元(按1990年不变价格购买力平价计算)是“驼峰”对应的收入拐点:即当人均收入低于这一水平时,收入增长1%将伴随着制造业和服务业增加值份额的双双提升,幅度分别为0.11%和0.07%;而当人均收入超出这一水平后,收入增长1%的同时制造业增加值份额将降低0.13%,服务业增加值份额上升0.20%。

原文参考文献:

  • 1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