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生养息与强筋健骨  

作 者:
高柏 

作者简介:
高柏,美国杜克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

原文出处:
文化纵橫

内容提要:

02


期刊代号:F10
分类名称:国民经济管理
复印期号:2019 年 02 期

关 键 词:

字号:

      卢西欧·巴卡洛(Lucio Baccaro)与仲纳斯·彭图逊(Jonas Pontusson)在《政治与社会》杂志2016年第2期发表题为《反思比较政治经济学:一个增长模式的视角》的文章。他们在文中重新挖掘米哈尔·卡莱斯基(Michal Kalecki)的宏观经济学理论,以增长模式为切入点,正面挑战“资本主义多样性理论”以企业为分析单位的静态分类和功能分析为特点的主流研究范式,力主把各种增长模式背后的政治联盟之间的冲突作为未来研究的重点,并以1994-2007年英国、德国、瑞典和意大利的经济数据为基础,分析了四种不同增长模式的特点和利弊。①这篇论文的发表,不仅在西方比较政治经济学界掀起了一场大辩论,也预示着一个新的研究范式正在出现。

      沃夫冈·斯特里克(Wolfgang Streeck)指出,巴卡洛与彭图逊对卡莱斯基的再发现,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他们凸显了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冲突的意义。这种冲突,不是比较政治经济学中的主流观点所注重的技术官僚们在关于什么是最佳协调形式方面的分歧,而是一国在国民收入分配过程中切实的政治冲突。在斯特里克看来,增长模式这一分析框架的长处在于它不是功能的,而是历史的——因为支持特定增长模式的政治联盟会随时间发生变化。当一个现有的增长模式失灵,摸索新增长模式和建立支持新增长模式的政治联盟的过程,必然伴随着矛盾和冲突。这个以增长模式的政治经济为核心的分析框架抓住了冲突这一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它有潜力发展成为一个现代版的关于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制度学派。②

      巴卡洛与彭图逊的文章对中国而言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在国际环境严重恶化以及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各种增长模式似乎都已经走向极限的今天,巴卡洛与彭图逊对卡莱斯基以实际工资上升为基础的消费驱动增长模式的再发现以及对欧洲四国增长模式利弊的比较分析,为我们思考中国经济的未来提供了十分有价值的参考。

      本文将首先介绍巴卡洛与彭图逊对卡莱斯基的再发现和他们对欧洲四国的比较分析,继而讨论这一研究对中国的意义。本文将指出,这次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国际环境的深刻变化,进一步凸显中国既有增长模式面临的极限。本文主张以实际工资上升为基础的消费驱动增长模式,将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方向的最佳选择。虽然贸易战在短期内对中国经济而言是一次严重的挑战,但是它也为中国提供了彻底转换经济发展模式的政治条件。

      米哈尔·卡莱斯基的增长理论

      米哈尔·卡莱斯基(1899-1970)出生于波兰,在经济学界他被认为是一个将新马克思主义和后凯恩斯主义结合的经济学家。卡莱斯基的理论诞生在20世纪30~40年代——上一轮全球化的全面逆转期。此前曾经蓬勃发展的自由贸易当时正在经历一个严冬,在应对世界性经济危机过程中诞生的美国罗斯福新政代表的自由资本主义,德意日代表的法西斯主义和苏联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正在进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样一种历史背景下,卡莱斯基以一个相对封闭的视角来看待一国经济的增长模式。从全球化的周期看,当时的国际环境恰恰与目前贸易战和保护主义崛起的今天有相似之处。卡莱斯基与凯恩斯一样认为可以通过刺激需求实现充分就业。他本人认为基于预算赤字的政府支出,受低利率和特定减税政策支持的私人投资以及在富人和穷人之间进行收入再分配是三个刺激总需求的主要方法。

      新卡莱斯基学派的最大贡献在于发现实际工资上升,除了导致消费需求增加而刺激经济增长以外,它还有另外一个刺激经济增长的机制——即促使企业在消费需求增加时为追求利润进行新的投资从而带动经济增长。

      新卡莱斯基学派首先认为工资在分配中比例的增加会导致更多的消费并扩大企业对产能的利用。这一观点基于两个假设:第一,当工人与资本家在消费和储蓄倾向没有不同时,工资在GDP中的占比增加对消费的影响是中性的;第二,经济中存在剩余生产能力,因此企业回应需求增长时是增加生产,而不是提高产品价格。因为如果不存在剩余生产能力,消费需求的增长将导致通货膨胀。

      在过去的一般看法中,在劳动生产率不变的条件下,工资的增长率将等于利润的下降率,增加工资与投资是对立的,前者的上升会导致后者的下降。如果假设资本积累与预期的利润是正相关,投资水平应该随着分配向工人倾斜而下降。

      新卡莱斯基学派则认为当总需求增加时,企业投资也会增加。这一学派认为工资在GDP中的占比增加对投资有何种影响,取决于它是对利润的负面影响还是对消费的正面影响占主导地位。当对消费的正面影响为主时,工资上升既可以增加消费,也可以增加资本积累;而在对利润的负面影响为主时,将会出现消费增加投资下降的局面。

      新卡莱斯基学派最核心的观点,也是其马克思主义思想特征最明显的部分,是强调收入在资本与劳动之间分配的变化直接影响有效需求。这一学派假设低收入家庭比高收入家庭更有可能将增加的收入用于消费,从而增加新的总需求。在实际工资增加而劳动生产率不变的条件下,如果把实际工资增加部分都分配给富人,其对有效需求的影响可以基本忽略不计。换言之,工资占GDP比率的增加或减少对一国经济带来的影响不仅取决于该国采取何种增长模式,更取决于该国如何分配工资增减的部分。卡莱斯基不仅重视实际工资上涨与总需求之间的关系,而且特别强调在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再分配向穷人倾斜是一个创造总需求和实现充分就业的可靠途径。

      卡莱斯基始终认为,权力与冲突是理解宏观经济关系与结果的关键。虽然卡莱斯基与凯恩斯都强调充分就业的重要性,但是他与后者的一大不同在于他认为充分就业的政策将受到资本和食利阶层政治联盟的反对。资本担心充分就业对劳动力市场的压力会加强工会的谈判实力,食利阶层则担心政府为制造有效需求而产生的预算赤字和债务会引发通货膨胀,稀释金融资产的实际价值。正是由于卡莱斯基直接把权力和冲突引进他的经济学分析,他的宏观经济学理论才被政治学界认为是政治经济学,而不是纯粹的经济学。③

原文参考文献:

  • 1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