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互联视角下的府际关系网络特征  

作者简介:
曾婧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zjj19831014@163.com;刘定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victor2460@163.com;张阿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achengzhang1994@163.com。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大数据与互联网背景下的非正式连接已成为政府间、政府与民众间进行政务沟通的重要渠道,也是府际关系的重要表征。探析互联网媒介下的横向府际连接网络特征,对厘清我国横向府际关系特征、理解政府行政协调性和政务信息传播机制、深化电子政务平台建设以及创新行政理念等都具有现实意义。利用339个政府网站导航链接和284个政务微博关注数据,构建我国地级市政府间府际关系网络,在省级和国家层面分别选择网络紧密度和中心势、网络整体特征和空间位置维度进行对比分析。研究发现:(1)省级层面,政府网站链接关系网络的紧密度高于政务微博关注关系网络,政府网站建设更加成熟,府际间的行政协调性、“同质性”更强,而政务微博的自主性、“异质性”更明显;信息传播机制(即网络连接模式)而言,前者以“全通式”和“多中心式”连接形态为主,后者多为“多中心式”和“混合式”连接形态。(2)国家层面,两种非正式连接形成的网络结构特征与正式连接形成的城市网络结构具有相似性;由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连接数据构建的府际网络分别形成了“两大三小”和“四大三小”的整体格局,网络稠密化趋势已经形成;同时在城市网络等级上,少数核心城市居于中介位置,省会城市政府在整体网络中居中心位置;城市联系具有一定指向性,省会城市倾向于与高经济发展水平城市联系,而非省会城市政府则更愿意参与全国范围的联系,州和自治区则形成了“共同社区”城市子群。


期刊代号:LD2
分类名称:公共管理与政策评论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权力下放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纵深发展,使得中国地方政府的行为自主性和行政协调性得到了极大增强[1,2],地级市政府作为中国城市规模体系中最活跃的主体之一,在政策落地、信息传输、区域合作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协同作用,其横向经济、政治、文化信息联系越发密切。互联网信息技术裂变式发展使府际关系变得复杂紧密,政府间的交流与合作方式也不再仅限于“行政文书”“合同协议”等正式联系方式。政府门户网站(简称“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因具有政府主体和新媒体的特征,逐渐成为互联网时代重要的社会治理工具。在电子政务行动上,各级地方政府积极开通政府网站和实行政务微博实名认证,根据《2017年政务指数微博影响力报告》,截至2017年12月,新浪微博平台认证的政务微博达到173 569个,在已开通的302个地级市政务微博中存在关注数据的微博个数占比达94.3%;根据《第十六届(2017)中国政府网站绩效评估结果》,全国339个地级市均开通地方政府网站,其中240个城市存在着友情链接数据,占比70.8%;政府网站导航链接关系(简称“政府网站链接关系”)和政务微博关注关系逐渐成为反映我国地级市府际关系的新型非正式方式[3]32,是政府与政府之间、政府与民众之间沟通互动的重要“路径”。

      同时互联网作为信息传输主要方式之一,使得多元主体参与社会治理的意愿不断增强。复杂的社会治理环境则要求地方政府不断创新社会服务方式[4],构建自洽的府际关系。格里·斯托克认为基于经济理性的微观基础假设和包含心理洞察的微观基础假设可以很好地阐述如何有效构建府际关系[5],在这些假设中,政府个体行动者被认为是可以以有限理性的“经济人”和“心理人”行事,进而会采取不同的策略,也会对制度产生不同影响[6]。基于该理论思想,将府际网络中个体的城市作为效用最大化的理性“经济人”,在互联背景下选择需要的连接对象构建网络,形成不同的网络传播机制。

      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通过链接关系和关注关系构成的网络系统:一方面,自主连接着包括同级市政府、市民、企业、新闻媒体及社会组织等在内的多种社会治理主体[7];另一方面,向上沟通省级政府和中央政府,向下则连接市、县级政府。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与多元化主体的连接具有“双向性”和“互动性”,其中网站链接关系反映的是一种“半开放式”连接,强调民众可以通过导航链接寻找到相应政府主体进而获取信息并进行互动,突出政府部门与其他政府部门、与民众的舆情互动并进行意见表达。从相互作用的整体网络视角出发,由各地级市政府网站链接和政务微博关注形成的全国范围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关系网络,是对社会治理理念和方式的极大创新。网站链接关系和微博关注关系的差异决定了城市节点在整体网络关系结构中的差异,而网络结构又规范和限制了单个政府在网络中的信息传递行为以及个体民众在网络中信息获取效用,进而影响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在整体网络中的“代理人”效益和社会治理效率。

      综上所述,利用这两种非正式连接进行府际关系网络结构特征研究确有必要,并对互联网时期的横向府际关系提出了以下问题:(1)互联网和电子政务时代,由新型非正式连接纽带构筑起的横向府际关系网络存在何种治理理念特点?(2)两种非正式连接方式构建的府际关系网络又呈现出何种府际差异以及信息传播机制差异?(3)这对横向府际关系改善有何启发?基于此,并考虑数据创新性与可得性,本文重点研究府际关系中地级市府际连接关系,突出连接所带来的行政服务意识、行政偏好以及网络中的信息传播模式。

      相比已有研究,本文可能的贡献包括以下四方面:(1)研究视角的创新。以往府际关系的研究多从竞争与合作两个维度以及科层制与市场制两种协调机制出发进行解读[8-9],本研究从非正式连接视角刻画互联网时期的府际关系网络,为优化府际关系提供新渠道,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政府间交流联系的手段和方式也不断创新,地方政府间的自主性逐渐增强,政府间的关系应逐步走向多元主体平等参与的网络化府际关系。(2)研究理论的创新。新媒体非正式连接对信息网络技术以及政府部门自身有一定要求[10],本研究借鉴经济理性和情感洞察的微观基础,将地方政府视为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运营的有限理性代理人,突出其所选择的连接关系是一种行政意识的能动表达,遵循效用最大化理论。(3)研究对象的贡献。以往研究内容除了最初涉及政府网站和政务微博信息管理外,还包括两个平台公共影响力研究、与公众参与关系的研究等[11-12],但鲜有学者利用网站链接与微博关注数据构建我国横向府际关系网络。从数据上来说,利用地级市层面数据进行研究的文章还较少,地级市数据能够提供更多的信息与细节,使横向府际关系的研究更有意义。(4)研究方法的贡献。过去多重视对政府网站或政务微博进行单独研究,较少的将两种政务平台进行对比,对比之后可以使今后政务平台运营工作有所侧重。

      余下部分结构如下:第二部分对以往研究进行文献回顾;第三部分是研究设计与数据来源;第四部分为省级层面的府际关系网络结构特征的比较分析;第五部分为国家层面府际关系网络结构特征的比较分析;最后得出结论和政策启示。

      二、文献回顾

      “互联网+”所具有的再组织化功能为网络化治理提供了组织样态再造机会[13]。随着区域公共管理的发展,府际关系呈现出多元主体参与的网络型特征,网络化成为府际关系新的发展趋势[14],信息资源共享是府际联系的前提,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虚拟网络为府际关系的改善与优化提供了便捷式与自由式的路径。

原文参考文献:

  • 10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