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网络分析在卫生领域的应用

作者简介:
黄崑,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khuang@unm.edu;王文娟,中央财经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wangwenjuan@cufe.edu.cn;徐程(通讯作者),西南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962158809@qq.com。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随着医疗信息化、医疗弱势群体如老年、儿童、残障人士的多种医疗需求的协调遇到挑战,社会网络理论和分析(SNA)研究在卫生领域的研究日益增多。本文在重点介绍美国医疗卫生组织的社会网络研究的基础上,包括医疗网络关系结构及其作用、网络目标和绩效、网络变化、网络治理和医疗网络创新等,梳理了我国社会网络分析在卫生健康领域中的应用,包括个体网络关系对健康的影响、整体网络关系结构对健康的影响、医疗机构及区域卫生关系网络、药品生产企业关系网络等,旨在更好地引导社会网络分析在卫生领域理论和实践中的应用。


期刊代号:LD2
分类名称:公共管理与政策评论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社会网络分析问题起源于物理学中的场论,而最先将这一分析视角应用到社会科学领域的是社会学。近年来,随着全球化、信息化、老龄化的发展,社会网络分析在卫生领域的研究也日益增多。在以往的卫生领域研究中,学者主要把研究对象从社会背景中抽离出来,并对相关的属性数据进行处理,而社会网络分析方法为理解医疗卫生领域的“关系”以及这些关系如何影响利益相关者的行为提供了思路。同时,社会网络分析的许多概念操作性很强,并涉及从微观到宏观各个层面的现象,从而也为解决医疗卫生领域的问题提供了具体的技术方法。Thomas W.Valente在其专著中将社会网络理论和方法在卫生健康领域的应用分为五个方面[1]:第一,社会网络分析最大的应用领域是死亡率和发病率的社会支持及其影响。第二,艾滋病/性病以及计划生育调查的网络模型应用。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艾滋病出现后,国际上热衷于使用网络数据调查重要公共卫生问题的研究人员迅速增加。具体来说,网络分析方法可以被用来模型化疾病传播和扩散网络,比如社会网络在艾滋病、性病、吸毒等传播过程中的作用。因而对于决策人员来说,就可以通过设计科学、合理的网络干预方法,加速扩散或者遏制疾病的传播。第三,社区卫生项目借助网络分析来推动信息的发布和方案的实施。第四,通过国际组织间的协调、合作与交流以提高卫生服务认识。第五,理解和提升医疗服务水平。本文根据社会网络研究的主要内容,在重点介绍美国医疗卫生组织的社会网络研究的基础上,梳理了我国目前社会网络分析在卫生健康领域中的应用。

      二、国外相关研究

      美国医疗卫生机构的社会网络可以分为医疗卫生机构间的组织网络和医疗机构内部的关系网络。医疗卫生机构包括营利和非营利医院、老兵医院、社区诊所、养老院、癌症中心、保险公司、社区精神病治疗机构等。组织关系可以分为正面关系,如合作治疗、电子病历互通;负面关系,如法院诉讼、恶性竞争;中性关系,如同行[2]。同理,医疗卫生机构内部的人际关系也可分为正面关系,如师徒关系、朋友、校友;负面关系,如冲突、强势;中性关系[3]。一个地区组织间关系的联结或缺少联结就构成了一张特定时间点的关系图。

      (一)数据来源

      美国的医疗界由于高度技术化和电子化,所以记录病人治疗过程的电子报账、电子病历大数据可以用来抽取不同医生、不同科室合作治疗的跨时间段的合作行为数据,如各种癌症、脑血管病,可以作出医生共享病人历史和关系强度的网络变量,加入考虑其他传统因素的回归分析中来解释医疗质量和病人的结果。美国的医疗界也是高度竞争的一个领域,营利性机构和非营利机构互相竞争,争夺病人,政府的研究基金、保险公司的合同、资深的医疗和管理人员、排名,这些竞争可以是良性的竞争,也可以是恶性的,如广告媒体上的竞争,禁止一方病人到另一方去就诊治疗,或是闹得去法院打官司。

      各种关系数据可以是问卷收集的数据,也可以是大数据中的具体行为数据。如美国非营利医院希望在美国市政债券市场上融资的话,要和债券承销商合作,他们之间交易的时间、频度和协助医院的债券顾问公司之间的三方关系的演变都可以由债券市场的大数据来提取分析。国内的互联网金融,公共行为大数据更多,包括微博留言、人脸识别技术,如何来精确计量慢性病患者社交支持网络,如用人工智能在大量留给自杀者微博的留言中深度文本分析来识别自杀可能者,或卫生干预,如公共场所识别吸烟者会是将来的研究方向。

      (二)网络关系结构及其作用

      传统的关系网络结构可以看整体网络结构、子群结构、网络成员间关系强弱和网络成员的中心度[4]。整体网络结构可以用网络密度、中心度、网络直径等测量,最小的子群由三个网络成员组成,严格意义的子群要求每个子群成员互相有直接关系,这个要求也可以放松,子群成员通过其他成员做中间人的间接关系联结也可以。子群的优势在于团队合作精神强,由于有第三方成员的支持和调解,具有名声效果。但如果第三方成员有失公允,或掌握关键资源,子群成员间的合作关系可能受损于资源的竞争和第三方成员的偏袒[5]587-598。关系的强弱可以由互动频率、信任度和喜欢程度共同决定。强关系一般是本地的相同社区里的联系,如老友;弱关系一般是不常见的点头之交,在西方社会,弱关系由于不在同一个朋友圈,很可能是属于其他的圈子里,所以获取的信息不会雷同,而且在找工作需要找公开的广告时更有用。网络成员的中心度可以用直接联结的数量、网络成员做最短联结中间人的程度、间接联结的数量等来测量。美国的研究也发现强关系与慢性病的传播有关系,如成人的肥胖可以通过家人、朋友或配偶关系来解释[6]。

      前述关系网络结构是介于相同类型个体间的关系,我们也称为一维关系网络。不同类型个体间或是个体与事件或组织的共同参与关系是二维关系网络,不同医生、不同科室合作治疗共同的病人是一种二维关系网络,医疗供应链中的医院采购方和医药生产厂家及医药供应商等可以通过一系列的二维关系网络连起来构成动态的供应链。二维网络的机构分析也可转换为一维关系网络来进行分析。

      常见的网络关系可以是多种关系,如病人转诊、医疗保险公司的合同、电子病历共享、同行好友、师生关系。网络关系中流转的资源既可以是有形的资源,如钱财,也可以是无形的资源,如关于医疗创新、最新疗法实施窍门的知识。有形的资源流转更容易管理,无形资源的流动往往是基于职业网络中的社会资本,虽然不易管理,但可以通过战略性的社会资源管理来获取[7]。关系强度也可以通过多种关系显示,比较而言,基于一种关系的联系更脆弱,多种关系的联系则更紧密,不易断裂,俗话说,亲上加亲就是这个意思。组织关系也可以有一种或多种关系的联系,或增强,或削减关系,这与组织行为和关系战略有关。

原文参考文献:

  • 6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