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网络与绩效管理:公共管理实证研究中的应用及理论展望

作 者:
朱凌 

作者简介:
朱凌,美国休斯敦大学政治科学系副教授,lzhu4@central.uh.edu。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公共管理学者日益关注合作网络这一概念。本文主要综述过去20年间西方学者关于合作网络和组织绩效的实证研究文献。公共管理领域关于合作网络的研究主要致力于解释合作网络的成因以及合作网络对组织绩效和绩效管理行为的影响。大量的公共管理实证研究表明,跨组织间的合作网络有利于提高组织绩效和促进政策的有效执行。本文在结语部分探讨合作网络在公共管理研究领域的应用前景。本文指出未来的研究应侧重于关注跨组织网络的多元性,组织间潜在的合作竞争关系,以及在何种情况下合作网络可能对组织绩效产生负面效应。


期刊代号:LD2
分类名称:公共管理与政策评论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合作网络(Collaborative Networks)的概念在公共管理领域逐渐引起学者们的关注。在教育、医疗、社会福利、环境保护、灾害管理等诸多的公共服务领域,合理的资源分配及高效的政策执行通常建立在公、私领域多个组织间有效协调合作的基础上。在大多数欧美发达国家,私营企业、非营利性组织和政府部门,尤其是地方政府机构组成各类跨组织的合作网络(Inter-organizational Networks),并广泛参与政策执行和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治理过程中。与此同时,诸多西方国家开始着眼于绩效管理方面的政府行政改革[1]。当前大多数西方国家推行政府部门的绩效管理并量化公共部门的组织绩效(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统一收集管理并公布政府绩效的大量数据。随着合作网络和政府组织绩效数据的日渐丰富,西方公共管理学者在过去20年间极大地推进了关于合作网络和组织绩效的实证研究[2]。现有的文献不仅涉及诸多不同的政策领域和国家背景,并且深入探讨了跨组织间合作网络如何影响组织绩效。

      Isett等学者[3]认为合作网络的概念在公共管理领域已被广泛使用,现有文献关于合作网络和行政管理的研究主要分为以下理论流派:(1)政策网络(Policy Networks)的形成及其影响;(2)合作网络以及机构合作行为的制度逻辑(Institutional Collective Action);(3)跨组织社会网络(Inter-organizational Networks)的结构特点及其在公共服务领域的影响;(4)跨组织网络中合作管理的行为(Networking Management)。本文综述和梳理关于跨组织网络结构以及合作管理行为对于组织绩效影响的研究文献。在这类文献中,西方学者融汇社会网络分析和组织行为学的理论和方法,专注于分析网络结构和合作行为如何影响绩效。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本文探讨了现有文献的不足之处,理论和计量方法方面的挑战,以及未来研究应关注的方向。本文在结语部分指出,未来关于合作网络及绩效管理的研究应更多关注合作网络的多元性(Network Diversity),组织间更为复杂的合竞关系(Co-opetition),以及合作网络潜在的负面影响。

      二、组织间网络和绩效管理:网络结构及合作管理行为

      组织间合作网络(Inter-organizational Collaborative Networks)的概念源自新制度主义(Neo-institutionalism)理论在社会学和组织行为学中的应用和发展[3]。20世纪80年代初,制度主义学者DiMaggio和Powell[4]详述了组织间相互嵌入的社会关系(Socially Embedded Relationships)如何影响组织形式的演变以及重要的组织决策行为。同一时期,随着社会网络分析的理论和计量方法的发展,组织间网络的概念逐渐引起了不同学科领域的关注[5,6]。

      公共管理领域对合作网络的关注由来已久,但系统引入跨组织间合作网络的概念以及重要的理论和实证研究方面的发展均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1997年,美国公共管理学者Laurence J.O'Toole[7]在美国公共管理研究学会的旗舰期刊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and Theory撰文指出,公共管理学者应该在关于政策执行(Policy Implementation)和组织绩效(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的研究中更加关注合作网络的作用。O'Toole[7]在文中指出,合作网络在西方国家的大量涌现是传统政府组织机构在新公共管理运动(New Public Management,NPM)中转型的结果。跨组织的合作网络有效弥补了NPM过于强调政府职能市场化(Marketization)、管理的经理主义理论(Managerialism)以及政策执行效率(Efficiency)的不足之处。合作网络有助于政府机构应对日趋扩大和复杂化的公共服务职能,因此合作网络成为除了市场(Market)和政府官僚机构(Bureaucracy)之外新的治理模式。O'Toole[7]在文中还指出,过去公共管理领域关于绩效的实证研究多建立在案例分析的基础上。大量的单个案例或案例比较的定性研究表明,合作网络或许对提高政策执行的效率和效果有较大的推动作用。然而,进一步探讨合作网络如何影响绩效,需要系统的定量实证研究。在此后的20年间,公共政策和公共管理学者在不同的公共政策和公共服务领域分析了跨组织间合作网络的影响,极大地推进了关于合作网络的理论和实证研究。Berry等[8]指出过去20年间公共管理学者对于合作网络的研究大致可以归为三个理论流派:政策网络和集体行为的制度逻辑,社会网络结构及其影响,合作网络和合作管理行为。

      (一)政策网络和机构合作行为的制度逻辑

      公共政策和公共管理学者对政策网络(Policy Networks)这一概念的探讨由来已久。早期学者们更多关注不同的官僚机构以及不同层级的政府组织如何有效地制定并执行公共政策。此类关于政策网络的研究大多关注政策扩散以及政策执行的结果,而对政策网络结构以及网络成员行为的分析却十分有限。在90年代中期,公共管理学者重新反思了政策网络这一概念。结合治理和政策执行的概念,基于政策制定执行的过程,Klijn[9]提出有必要推进关于政策网络结构的稳定性以及合作制度的理论和实证研究。Klijn在其对政策网络的理论探讨中引入了合作制度的概念和博弈论的研究范式。在合作制度和博弈论的视角下,政策网络被视为不同组织之间的相互依存(Interdependence)。政策网络的稳定性以及有效性则源自这些不同的组织之间如何统一政策目标和协调利益。

原文参考文献:

  • 11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