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与环境立法新思维  

作 者:
巩固 

作者简介:
巩固(1980- ),男,山东新泰人,法学博士,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环境法学。浙江 杭州 310008

原文出处:
法学论坛

内容提要:

绿色发展追求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互相促进和内在统一。绿色发展法既要实现环境约束普遍化,又要秉持现实主义思维建设切实可行的具体制度,对传统环境立法提出新的要求与挑战,一是政府主体的身份多重与责任扩展,二是法律主体的类型多元与角色多变,三是以全面激励保证实施动力,四是内容强调可操作性,五是与其他法协调、分工,着重建设特色制度。依此观之,《土壤污染防治法》不乏亮点与进步,但总体仍受制于传统模式,未来须完善、提升。


期刊代号:D413
分类名称:经济法学、劳动法学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中图分类号:D922.6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9-8003(2018)06-0020-12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对环境保护的重视程度空前、实践力度空前、政策出台密集度空前,中共十九大更延续此热潮并将之推向新的高度,种种先进思想、创新举措不胜枚举,为环境法治的变革与提升积蓄了大量资源。可以说,当前中国法治的“环境时刻”①已然到来。然而,从热情到法制,并非轻而易举、一马平川。立法者能否充分把握历史机遇,制定出科学、高效、内具实施动力的环境“良法”,把经由政治动员、行政强力、社会启蒙和各种利益耦合所形成的强大社会动能引入到可常规、持续、自动运行的法制轨道上,实现环保主力由“政治动员”向“法治保障”的转变,仍面临诸多挑战。毕竟,绿色发展也好,生态文明建设也罢,都具有深刻变革色彩,并因而对相关立法提出了先进的、具有重大变革意义的要求。如果立法者不能敏锐捕捉这些要求并通过妥当的制度安排予以回应,如果环境立法的思维和模式还停留在过去,机械因循或受制于已经实践检验表明并不尽如人意的“传统”,那最终酿出的,仍可能是黑色发展的工业文明旧酒,哪怕瓶口贴上从已走在前列的政策文件或探索实践中复制过来的新概念标签。

      绿色发展对环境法带来哪些要求与挑战,传统环境立法存在哪些不足,本文在此略作探讨,并以最新通过的、对绿色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土壤污染防治法》为例进行说明。

      一、从“两山论”解析绿色发展

      “绿色发展理念是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理论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相结合的创新理念,是深刻体现新阶段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重大理念。执政党不但就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出系统的顶层设计与具体部署,而且将其上升到党和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鲜明提出绿色发展理念。”②绿色发展与生态文明同根同源、一脉相承。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有关生态文明建设的“两山论”中蕴含着绿色发展的精髓与要义。

      第一,绿色发展的价值观:珍爱环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首先体现了珍视环境、重视资源、尊重生态、敬畏自然的环境价值观。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生态环境是发展的基础,文明的根基,对人类具有重要的工具价值。另一方面,“就是”二字则表明,即使不考虑对经济、生活的工具性作用,良好环境本身也具宝贵价值,有其独立存在的意义,值得珍爱和保护。就此而言,绿色发展就是把环境价值奉为核心价值的发展,全面挖掘、准确识别、充分确认各种环境价值并予以系统保护,是绿色发展的应有之义。

      第二,绿色发展的问题论:发展不足。绿水青山如此珍贵,为何实践中却频遭涂炭,辗转难求?由诸多怀揣美好梦想的人类先锋历险开拓、无数为全人类谋幸福的志士仁人艰苦奋斗得来的工业文明为何却招致环境灾难,把人和自然推向“异化”深渊?对此,一句“宁要金山银山,不要绿水青山”就是全部答案。

      “宁要金山银山,不要绿水青山”首先意味着发展的片面与失衡。这种片面与失衡,表面看,发生在人与自然、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为了前者而牺牲后者,是一个“环境正义”问题。但深入分析可见,其本质上仍是一个人类社会内部的“社会正义”问题:是不同群体之间的环境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是为了少数人的经济利益不惜牺牲全体社会成员所共享的生态利益的问题,是发展的成果与其相应的环境代价没有得到公平分配的问题。另一方面,“宁要金山银山,不要绿水青山”也意味着发展的初级与低端。之所以要金山银山就得“不要”绿水青山,在根本上是发展的技术、水平、模式限制的结果,是发展的“低端”所致。在生产力不够发达的初级工业化阶段,经济发展须付出污染代价几乎是难以摆脱的魔咒,“先污染,后治理”几乎是每个工业发达国家都曾走过的弯路,也是我国早有认识、一再声称要避免而终究未能如愿的遗憾,其归根到底是由于发展的水平、程度、层次不够高。

      综合这两方面来看,环境问题与当前困扰我国的其他社会问题根源一致,本质上都是发展的问题,是发展不够平衡和充分的问题。正如中共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③就此而言,绿色发展就是矫正传统路径,扭转不均衡、不充分状态的发展。

      第三,绿色发展的对策论:高端发展。要协调发展和充分发展,就须“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一方面,“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④环境问题也不例外,且更须明确和强调。发展中的问题只能通过更好的发展来解决,更高层次的生态文明只能在工业文明高度发达的基础上建立起来,不可避免地带有“后工业”特征。⑤只有明确此点,人们的环保实践才不至于偏离正确方向,陷入没有目标的“自然主义”,走向历史倒退。另一方面,一种能够做到“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发展,只能是制度、思想高度发达从而能全面反映、准确识别、合理满足人的各种需求,平衡不同群体利益的发展:只能是科技高度发达从而能突破环境资源约束、科学技术瓶颈,极大实现生产零排放、低碳生活、循环利用的发展。就此而言,绿色发展是更高层次和水平的发展,只能建立在高度发达的技术、制度和思想之上,需要通过三者的创新来实现。

原文参考文献:

  • 10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