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无价之物定价?  

作 者:

作者简介:
卢文超,男,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艺术社会学,艺术学理论(江苏 南京 210096)。

原文出处: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对于如何看待艺术价格,存在着遵循艺术逻辑的“艺术派”和遵循资本逻辑的“资本派”,后者的代表人物威廉·格兰普从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视角看艺术,通过论证艺术价值等于经济价格,艺术遵循经济学规律,认为艺术与商品无异;通过对艺术家经济活动的揭示,认为艺术家与经济人无异。这揭示了艺术品和艺术家经济性的一面,但也忽视了艺术品和艺术家的特殊性和复杂性。


期刊代号:J0
分类名称:艺术学理论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一、引言:从艺术价格的“艺术派”和“资本派”说起

      在如何看待艺术价格上,历来存在着“艺术派”和“资本派”之分。在艺术家和人文学者看来,艺术不是商品,不能用价格衡量;将艺术还原为商品,将艺术的美学价值还原为经济价格,这抹除了艺术的神秘光晕,粗暴地伤害了艺术。西美尔曾说:“金钱主宰趣味推动人和事物运行的程度越高,为了金钱而被生产出来并以金钱的标准来评价的事物越多,人与人、物与物之间的价值差别就越少能被人们所认识。”[1]依此而言,将艺术和价格联系在一起,是将艺术的品质差异转化成了金钱的数量差异,在这个过程中,金钱将艺术吞没了。这正如奥拉夫·维尔苏斯指出的:“通过价格机制,一切实质性的差别都被认为可以化归为数量上的差异,市场就这样将那些被认为不能通约的艺术价值用货币的数量通约化了。”[1]如果说艺术家和人文学者的观念一般都包含着艺术的逻辑,那么,经济学家一般都会贯彻资本的逻辑。在他们的眼中没有艺术,只有价格。对他们而言,艺术与其他商品无异,艺术家与其他“经济人”无异。维尔苏斯曾指出,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就是这种观念的始作俑者。他说:“其中的一种传统观点,始作俑者是新古典学派的主流经济学家……它认为市场就是一群冷酷无情追求自我利益的个体旁若无人地进行着商品的交易……研究艺术品市场的文化经济学家反复强调,艺术品市场上的买家、卖家和分销商跟其他市场上的经济主体一样,都是永远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理性个体。”[1]

      在维尔苏斯看来,艺术家和人文学者的观念可以称作“对立论”,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的观念则可以称为“一元论”。在前者眼中,艺术逻辑抵抗着资本逻辑的入侵,两者是对立的;在后者眼中,资本逻辑将艺术逻辑彻底吞没,两者是一元的。诺亚·霍洛维茨描述过在经济界人士与艺术界人士之间存在的这种相似对立:“经济界的人总是把投资风险和回报挂在嘴边,即使提到艺术,他们所指的也只是巡回拍卖展上的画作;对于艺术界的人来说,绘画仅仅是一种传统的多元文化实践,而艺术品投资简直就是对艺术的一种贬低。”[2]3由此可见,对艺术价格而言,经济学家和经济界人士的重心落在了价格上,艺术在其中隐没了踪影;而艺术家和人文学者的重心则落在了艺术上,他们批判和抵制价格对于艺术的入侵。在这里,我们可以将前者称为“资本派”,将后者称为“艺术派”。维尔苏斯认为:

      艺术品市场被理解为一个由两种相互冲突的逻辑共同形塑人类行动的场所:艺术的逻辑和资本的逻辑。艺术的逻辑被理解为一种“重质不重量”的逻辑,它围绕着纯粹的符号、想象或意蕴深邃的商品展开,这些商品的价值不能被定量地衡量,尽管它们在市场上具有金钱价值。资本主义市场的逻辑则相反,它是一种“重量不重质”的逻辑,围绕着人类活动的商品化和定量化展开[1]。

      就“资本派”而言,在维尔苏斯看来,“最强有力的支持者无疑是威廉格兰普”[1]。1989年,格兰普出版了《为无价之物定价:艺术、艺术家和经济学》一书。在这本书的前言中,格兰普就开宗明义地宣称,他提供了一种看待艺术的新视角,即“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视角”[3]IV。通过这种视角,格兰普在艺术品与商品之间画上了等号,在艺术家与经济人之间画上了等号。他宣称:“艺术品是经济商品,它们的价值可以通过市场来衡量,艺术的卖家和买家——创造艺术和从艺术中受益的人是试图从他们拥有之物中尽可能多地获取的人。”[3]8由此,他为经济学开疆拓土,将艺术,尤其是绘画艺术纳入了经济学的研究领地①。但是,他的理论也存在忽视艺术品和艺术家特殊性和复杂性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的讨论和澄清。

      二、“艺术品=商品”及其问题

      在格兰普看来,艺术品就是商品。格兰普宣称,艺术与其他商品无异:“艺术品的经济学特征与那些在市场上交易和支撑自己的商品和服务相似。那些商品和服务对于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它们的价值可以用金钱来表达,也可以用其它方式来表达。艺术与此相同。”[3]13

      为了论证艺术品等于商品,格兰普在两者之间搭建了两个关键桥梁。其一就是论证美学价值与市场价格的一致性。雷诺阿说:“只有唯一的指示器可以告知绘画的价值,那就是它的售价。”格兰普援引这句话并进一步表示:“市场赋予艺术品的价值是否与它们的美学价值一致,我认为它们是一致的,雷诺阿也认为如此。”[3]15在这里,格兰普论述的紧要之处在于:只要美学价值等于市场价格,那么,我们就可以用市场价格来代表美学价值。换言之,我们就可以用经济学来“代表”美学。这种“代表”,其实有“取而代之”的意味。正如格兰普所说,美学价值与市场价格具有一致性,这“使经济计量成为可能”[3]16。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格兰普之所以预设两者之间的一致,目的就是为了将美学价值转化为经济价格,这样就为从经济学角度对艺术品展开研究铺平了道路。这正是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一贯主张。在其代表人物马歇尔看来,人们的快乐与痛苦、欲望与渴望等无形的效用都是可以用货币衡量的。

      基于此,在格兰普看来,购买绘画的美学收益也是可以测量的。他说:“如果一个收藏家花了10000美元购买一幅画,而不是购买年利率7%的债券,那么,他每年就放弃了700美金。如果他相信他为了得到绘画而放弃的金钱是绘画所值……那么,这幅绘画的收益就至少是700美金。”[3]38这样,一幅价值10000美金的绘画一年的美学收益就是700美金了。这种计算艺术品美学收益的方式在经济学家那里十分常见。艺术经济学家戴维思·罗斯比也曾用相似的方式提及:“随着时间的推移,艺术品投资组合为其所有者带来的平均收益率要比股票和债券投资组合的平均收益率低;可以将两种收益率之差解释为投资者为了欣赏自家餐厅墙壁上的艺术品所支付的价格。”[4]134

原文参考文献:

  • 6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