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发达国家0-3岁托幼公共服务经验及启示

作 者:

作者简介:
和建花,女,纳西族,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国际妇女研究室研究员,教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社会性别与公共政策、女童发展、家庭教育、学前教育(100730)。

原文出处: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

内容提要:

近年来,托幼问题已成为中国社会热点问题,但3岁以下托幼服务发展还很滞后。国际上3岁以下托幼公共服务政策和实践已有一定基础,为此选取3岁以下托幼服务较为发达的瑞典、法国、日本和韩国,对其服务理念、现状和政策进行考察。研究发现,目前这些国家0-3岁幼儿在机构被照看的比例在30%以上,有的甚至超过50%,其都将3岁以下托幼服务作为一项涉及人口、社会、经济和教育的综合性政策加以重视,通过立法及出台连贯性强的政策措施,建立起相对完备而各有特色的0-3岁托幼服务体系。这些经验对中国确立解除妇女后顾之忧、支持父母平衡工作和家庭及教育幼儿的托幼服务目标,政府继续承担发展托幼服务责任,推进学前教育立法,适度扩大3岁以下托幼服务等有所启示。


期刊代号:G51
分类名称:幼儿教育导读(教育科学)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托幼问题已成为中国社会热点问题,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各界对此都非常关注。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办好学前教育”,“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这为进一步发展托幼公共服务指明了方向和要求。2017年6月13日,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促进儿童健康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着眼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的新需求,扎实推进托育服务和普惠性学前教育发展。[1]

      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当前3岁以上托幼事业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2016年3-6岁幼儿入园率已达到77.4%,“入园难”问题基本解决。[2]2017年5月教育部等共同印发的《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提升至85%。但与此相比,0-3岁托幼服务则可谓百废待兴,发展水平很低,远不能满足家庭的需求。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目前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3],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近年来,国务院和政府相关部门也加强了对3岁以下托幼服务的关注,2017年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组织开展了“0-3岁儿童托育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课题,国家卫计委在2016年开展了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相关调研。可以期待,今后3岁以下托幼服务事业将迎来再次发展的曙光。

      目前我国3岁以下托幼服务发展领域的主要问题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托幼服务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计划经济条件下的托儿所体系遭到严重破坏,而新的体系尚未建立,造成0-3岁托儿需求与服务供给矛盾突出。一方面,人民群众对托幼有着美好的愿望和需求,2017年国务院妇儿工委“0-3岁儿童托育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课题的调查结果显示,48.2%的被访者有0-3岁儿童托育服务需求;希望孩子在2岁半以内入托的为70.4%;53.4%的被访者最需要全日托服务;79.4%的被访者希望托育机构设在社区附近,希望托育服务时间与上下班时间衔接的占54.4%。①上海市总工会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74.2%的职工希望孩子入托,八成多职工赞成企事业单位办托儿所。[4]另一方面,0-3岁托育公共服务发展滞后,供需矛盾突出,其结果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而且不利于儿童发展、妇女就业以及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和未来发展。因此应该高度重视,加以研究和解决。

      国际上关于托幼的主要理念和实际做法,能够对我们思考如何发展中国0-3岁托幼事业有所启示。国际社会高度重视针对学龄前儿童的托幼公共服务,其中包括0-3岁托育服务,并重视托幼一体化理念及政策实践,对提高生育率、提高妇女的劳动参与率提供了基础性保障。但目前为止,国内学术界对0-3岁托育服务国外的相关经验和做法介绍还不多见。为此,以下从0-3岁托育服务相关国际理念及其背景、部分国家的现状、托幼政策实践、国际经验对中国的启示等四个方面,对0-3岁托育服务的国际经验进行梳理介绍和分析总结,以期对我国托幼工作和事业发展以及相关研究有所启发和裨益。

      一、0—3岁托幼公共服务相关国际理念及其背景

      当前,在不少国家的人口政策以及经济、社会、教育等政策背景下,0-3岁托幼公共服务的发展不仅是家庭所需、政府所思的问题,也是国家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和鼓励生育政策落实的必然结果。国际趋势是将托幼服务事业放到更加广阔的视野,重视其公共产品和服务的属性,重视其与妇女就业、家庭经济收入、男女两性平等、鼓励生育等经济社会和人口发展目标的关系,并将包括3岁以下在内的托幼服务作为重要的公共服务内容,把托幼政策作为一项涉及人口、社会、经济和教育的综合性政策加以重视。一些发达国家已建立起相对完备的家庭政策体系,其中包括涉及0-3岁婴幼儿照看和教育的托幼服务体系。政府制定有利于家庭的政策,提供价格适宜并且保证质量的公共照看机构,不断提高托幼服务水平,帮助幼儿父母解决托幼问题,为妇女发展创造平等就业的机会和环境,成为大多数国家制定实施托幼政策的重要目标,也成为更多国家帮助父母尤其是母亲取得工作家庭平衡的公共政策选择。[5]

      联合国儿基会、世界经合组织等国际组织长期以来本着促进儿童早期发展、促进妇女就业、帮助父母平衡工作家庭的理念,呼吁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重视儿童早期养育和教育,并提倡0-6岁托幼一体化。所有儿童享有接受优质学前教育权利已经成为国际共识,2015年联合国《2030教育行动框架》也将提供优质的学前教育列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子领域,纳入包容、公平和优质的全民终身教育体系中。[6]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OECD)长期以来强调,每个孩子都应能从幼儿教育和照看中获得益处,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投资托幼事业,促进托幼供服务的发展,能够得到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一项具有长期优厚回报的投资。当前,国际社会已达成共识,性别平等和妇女发展本身就是国际社会的发展目标,同时也是实现其他人类社会发展目标和减少贫困的重要渠道。联合国提出了2015年后的17个发展目标,其中赋权妇女和女童、促进性别平等被列为其中一个单独目标。[7]这也说明妇女问题作为发展问题的重要性,也因此对0-3岁托幼公共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原文参考文献:

  • 10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