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早期政权建设研究

作 者:

作者简介:
范恩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100101)。

原文出处: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内容提要:

限于社会发展水平和政权组织能力,渤海早期政治体具有较多家产制、封建制特征,在中央层面,国王以外的政治参与者,主要是传统的亲缘性、地域性贵族群体——王室成员、首领、高句丽遗民府州都督刺史、具有唐式武职衔号的军事贵族等。总的原则是消除军事贵族、内臣衙官等旧制度因素,代之以律令制国家官僚制度。这也是渤海早期政权建设的基本原则。


期刊代号:K22
分类名称:魏晋南北朝隋唐史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以往学界有关唐代渤海国政治制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根据《类聚国史·殊俗·渤海》及两唐书的相关记载,探讨渤海地方统治制度;①二是根据两唐书的记载,探讨渤海后期中央统治制度。②受史料限制,渤海早期中央统治制度问题少有涉及,因而影响到对早期政权建设的准确认识。随着近年来渤海历史研究的不断深入,笔者认为,通过对史料的全面梳理,在前人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借鉴政治学一般原理,对有限信息再做精细解读,已经可以对这一问题进行初步探讨。特撰此文,就教于方家。

       一、渤海建国之初的社会发展水平及政权组织能力

       当一支政治势力发展到要建立自己的政权的时候,建立什么样的政治体,既受该群体社会发展客观条件的限制,更为统治集团政权组织能力所支配,后者受各种外部因素影响,可能与前者并不一致。从这两个方面考察,可以提供有关渤海早期政权组织的总体判断。

       有关渤海建国史,记载最为详尽的是《旧唐书·渤海靺鞨传》,其文曰:“渤海靺鞨大祚荣者,本高丽别种也。高丽既灭,祚荣率家属徙居营州。万岁通天元年(696),契丹李尽忠反叛,祚荣与靺鞨乞四比羽各领亡命东奔,保阻以自固。尽忠既死,则天命右玉钤卫大将军李楷固率兵讨其余党,先破斩乞四比羽,又度天门岭以迫祚荣。祚荣合高丽、靺鞨之众以拒楷固,王师大败,楷固脱身而还。属契丹及奚尽降突厥,道路阻绝,则天不能讨,祚荣遂率其众东保桂娄之故地,据东牟山,筑城以居之。祚荣骁勇善用兵,靺鞨之众及高丽余烬,稍稍归之。圣历中,自立为振国王,遣使通于突厥。”《新唐书·渤海传》在此基础上补充了大祚荣粟末靺鞨族属等信息。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参与渤海建国的各支力量具有不同的政治面貌。首先,渤海建国的核心力量,是大氏为首的粟末靺鞨人,该部入居营州约30年。其次,这支粟末靺鞨人曾附于高句丽,新罗人崔致远《谢不许北国居上表》记载更为明确:“臣谨按渤海之源流也,句骊未灭之时,本为疣赘部落,靺羯之属,实繁有徒,是名粟末小蕃。尝逐句骊内徙……”③再次,参与建国的靺鞨力量还有营州地区的乞四比羽部,以及东归后陆续归附的其他靺鞨部落。最后,高句丽遗民,包括营州地区一起东归的高句丽遗民和东归后陆续归附的高句丽遗民。

       上述力量,社会发展水平虽略有差异,但是总的来说均不足以支持发达政治体。以靺鞨诸部为考察对象可知,隋代当已发展到酋邦或者部落联盟阶段,有“渠帅曰大莫弗瞒咄”,隋末粟末靺鞨“渠帅度地稽率其部来降”。④到唐代,靺鞨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仍较为落后,“无屋宇,并依山水掘地为穴,架木于上,以土覆之,状如中国之塚墓,相聚而居。夏则出随水草,冬则入处穴中。父子相承,世为君长”。⑤到太宗贞观二年(628),“乃臣附,所献有常,以其地为燕州。帝伐高丽,其北部反,与高丽合”。⑥“以其地为燕州”者,当为南迁之突地稽部,与之对言之“北部”,当指留居故地的粟末靺鞨等部落,这也就是附于高句丽的大氏粟末靺鞨人的由来。

       高句丽对附于其下的靺鞨人,同样采取羁縻统治。在唐太宗亲征高句丽,双方战于安市城时,高句丽援军中有独立成军的靺鞨人。⑦另据《李他仁墓志》载:李他仁入唐前曾任高句丽“栅州都督兼总兵马,管一十二州高丽,统三十七部靺鞨”。⑧虽然关于李他仁的族属,学界还有一定争议,但是根据拜根兴研究,其出自高句丽人的可能性更大。⑨笔者也赞同这一结论。由此也说明,当高句丽已经有了可比拟于中原王朝统治制度的层级式地方统治体制,即“大城置傉萨一,比都督。诸城置道使,比刺史。其下各有僚佐,分掌曹事”的情况下,⑩作为附庸的靺鞨人仍保留部落形式。

       随着高句丽灭国,大祚荣部粟末靺鞨人内迁营州,至于乞四比羽部靺鞨人何时内迁营州则史无明言。关于这些靺鞨部落在营州的组织形式,均已失载,按照惯例,应该是以羁縻府州之名,于营州城傍安置。关于唐代“城傍”,学界多有研究。李锦绣认为,城傍是一种兵牧合一的制度,唐对内徙蕃族置于军镇城旁,保持其部落组织。从这个意义上说,诸内迁靺鞨人,虽安置于营州之内,但是对其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政治组织结构方面的影响还是较为有限的,主要的提升包括:部落酋长的行政、军事权力进一步固定化,部落武装进一步组织化;同时,通过与唐朝地方行政体系密切交往,对官僚政治具有初步了解,但是并不具备独立实践的基础和条件。

       接下来看参与渤海建国的高句丽遗民。相比于靺鞨,高句丽社会发育水平更高,如果参照艾森斯塔得关于政治体系的分类,其应该属于最低水平的历史官僚制,主要政治参与者包括:国王,王子,各大家族的首领(五部大人),官僚集团(包括高级军官、大臣、王室官员等)以及自由人,即小土地贵族或乡村的首领。总的来说,这类政治体脱胎于家产制或封建制社会,其臣民的基本政治角色,并没有与其他基本社会角色,如亲缘或地域共同体成员充分地区分开来。

       高句丽灭国后,唐先于原地设立安东都护府,以高句丽诸城为羁縻府、州、县,但是很快陷入动荡之中,上元三年(676),唐将安东都护府治所迁往辽东城(今辽宁辽阳),仪凤二年(677),再迁治新城(今抚顺市高尔山城)。剩余府州也由原地迁往安东都护府府城周边,以城傍形式安置。《旧唐书·高丽传》载:“仪凤(676—679)中……高藏至安东,潜与靺鞨相通谋叛。事觉,召还,配流邛州,并分徙其人,散向河南、陇右诸州,其贫弱者留在安东城傍。”又据《旧唐书·地理志二》载:“凡此十四州(指开元二年内迁平州之安东都护府下羁縻府、州),并无城池。是高丽降户散此诸军镇,以其酋渠为都督、剌史羁縻之。”此条所记虽然是晚期情况,但有助于更好理解高句丽遗民府州所施行的“城傍制”。除安东都护府外,也有部分高句丽遗民迁往营州,在营州都督府内形成城傍部落,例如《旧唐书·王思礼传》载:“营州城傍高丽人也。”

原文参考文献:

  • 8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