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反叛的新先锋理念  

作 者:

作者简介:
张和龙,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研究院教授。上海 20083

原文出处: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法国中尉的女人》是一部采用“元小说”技巧的后现代实验小说,更是一部以“元小说”为主导元素的“先锋理念小说”。其重要性不仅在于“元小说”这一引人瞩目的后现代实验技巧或创作方法,也在于福尔斯通过“元小说”方式所表达的具有反叛性的新先锋理念。这部小说既是对已经成为正统和主流的现代小说观念的艺术反叛,也是对二战后以“新小说派”为代表的激进先锋艺术潮流或理论思潮的审美拒斥。福尔斯借助叙述者-元小说评论者之口,表达了异于传统或不同于文坛主流认知的多重先锋主义小说思想,他的先锋人物观与先锋作者观、读者观相辅相成、交错融合,他对小说男女主人公人物形象和结局的构想,清晰地反映出其先锋小说理念在创作实践中的具体化或艺术内化过程。


期刊代号:J4
分类名称:外国文学研究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中图分类号:I561.07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0766(2020)05-0092-08

      《法国中尉的女人》(The French Lieutenant's Woman,1969)是一部重要的后现代元小说。早期批评界对这部作品的“元小说”实验技巧褒贬不一,有人将其视作“岔离主线的无趣之物”,①有人斥之为“怪异”(eccentric),②或觉得它“有趣,但不像是小说”,③也有人认为“元小说”技巧是约翰·福尔斯为了让“传统故事”能够被读者接受而披上的一层“隐匿色”(cryptic colouration),是福尔斯施放的一道“烟幕”(smokescreen),以此做掩护来“延续传统叙事”。④20世纪80年代,批评界开始将“元小说”视作后现代小说的重要创作特征,并用来重新评定《法国中尉的女人》,认为它是“典范的后现代主义元小说”、⑤是“编史性元小说”,⑥是“对维多利亚传统的后现代元小说式的戏仿”。⑦这一“后现代”的批评视角一直延续至今,并对我国学界产生过很大影响。国内早期曾对“元小说”的认识存在短暂的误区,如1985年《法国中尉的女人》首个中译本将很多元小说元素删除,尤其是第13章被删去了三分之二,1986年第二个中译本也对第35章中的元小说评论作了大量删节。此后,随着后现代研究的兴起,国内批评界普遍将《法国中尉的女人》认定为重要的后现代元小说。然而,在“元小说”已被学界广泛接受,甚至从一个曾经代表前沿的术语变成一个被不加反思地使用的概念的当下,这部作品的反叛内涵,即其作为典范“后现代元小说”的先锋性和重要作用并未被完全发掘。

      《法国中尉的女人》写于20世纪后现代主义文学思潮兴起之际,讲述的是19世纪60年代维多利亚时代的故事。福尔斯一方面惟妙惟肖地模仿了维多利亚小说的叙述手法,另一方面又经常采用第一人称叙事,让叙述者“我”介入叙事过程,对小说内容以及小说创作进行评论,甚至还让留着法式大胡子的叙述者“我”成为故事中的一个人物。由此,整部作品在叙述结构上分为两层:一是“传统”故事层,一是元小说评论层。一直以来,元小说评论层都是批评界关注的重点,其原因正在于“元小说”是统摄全书主旨的结构性元素,相当于雅各布森所说的“主导元素”(the dominant),即“一件艺术品的核心元素,它统摄、决定和影响着其他元素”。⑧元小说评论层的存在,改变了“传统”故事层的性质和特征,保证了叙事结构的层次性与完整性,也决定了整部作品的先锋艺术特质,使它既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现实主义小说,也不同于此后兴起的“新维多利亚小说”(Neo-Victorian Fiction)。同时,对传统叙事的戏仿性“回归”,又使它有别于现代主义或“历史先锋派”小说,以及二战后新兴的法国“新小说”或其他后现代小说。因此,《法国中尉的女人》是一部采用“元小说”技巧的后现代实验小说,更是一部以“元小说”作为主导元素的“先锋理念小说”(the novel of avant-garde ideas)。“元小说”背后所隐含的新锐而超越时代的小说理念,是福尔斯小说“新”先锋性的独特之处。但目前已有的研究主要将“元小说”当作后现代实验技巧或创作方法加以探讨,对于福尔斯在作品中通过“元小说”方式所表达的具有反叛性的新先锋理念,国内外批评界迄今尚未给予足够的关注,本文即以此为学术命题进行分析探讨。

      一、新先锋理念:对历史先锋与战后先锋的双重反叛

      作为一部“先锋理念小说”,《法国中尉的女人》与西方的“理念小说”(Novel of Ideas)既有一脉相承之处,也存在很大的不同。《文学理论与文学术语词典》中对“理念小说”有如此解释:“在此类小说中,对话、智性讨论与辩说占主导地位,情节、叙述、情感冲突和人物心理深度则受到刻意限制。”⑨“理念小说”注重理念或思想的探讨,情节框架与人物塑造被降至次要地位,人物形象不得不服务于某个理念,甚至成为某个理念或思想的化身,因此这类小说也经常受到批评界的诟病。⑩的确,《法国中尉的女人》传达了福尔斯的先锋小说理念,也深刻审视了维多利亚时代的先锋思想,如马克思的哲学思想、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以及当代法国的存在主义哲学思想、结构主义文艺思想等,并与它们进行深层的对话,但是,它在整体思路与结构框架上以“讲故事”为主线,并没有沦为特定观念和思想的传声筒或发声器,尤其是它对维多利亚小说情节、人物、风格、语言、叙事等传统要素的戏仿,不仅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而且与元小说评论层形成了结构上的张力。换言之,福尔斯并不是简单地表达先锋小说理念或直接呈现文艺思想,对小说的艺术性弃之不顾,而是在思想性与艺术性方面保持着动态而微妙的平衡。

      这部小说共有61章,其中第13章被批评界视作文本内部的一个重要“音顿”(caesura)。(11)在前12章中,福尔斯先以传统现实主义叙事方法讲述了维多利亚时代一位“另类”女性萨拉的故事,情节引人,形象生动,叙事典雅,描写入微。但是在第12章的结尾,叙述者突然提出了两个问题:“萨拉是谁?她是从什么样的阴影中冒出来的?”在随后的第13章开头,福尔斯笔锋一转,风格大变,突然让叙述者“闯入”故事,脱离此前的故事进程,讨论起小说创作理念和创作方法,篇幅之大,内容之多,理念之新,极为引人瞩目。实际上已与小说作者合二为一的第一人称叙述者说:

      对于上面两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纯粹是想象。我所塑造的人物在我的脑海之外根本不存在。假如说到现在为止我一直装作了解我笔下人物的思想和内心世界,那只是因为我所采用的是我的故事进行的那个时代被广泛采用的传统写法(就连某些词汇和“语气”也是如此),也就是说,小说家仅次于上帝,他可能并不是无所不知的,但他要装出无所不知的样子。可是我生活在阿兰·罗伯-格里耶和罗兰·巴特的时代,倘若此书也要作为一本小说的话,那它就不可能是现代意义上的小说了。(12)

原文参考文献:

  • 4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