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露与戏剧:中、英诗歌中的人生比喻及其诗学与文化意义

作 者:

作者简介:
吴伏生,博士,南开大学讲座教授,美国犹他大学中国文学及比较文学终身教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研究方向:中、英古典诗歌,汉诗英译及中西比较文学,电子邮箱:fusheng.wu@utah.edu。

原文出处:
中国比较文学

内容提要:

“朝露”与“戏剧”是中英诗歌中常用的人生比喻。它们分别体现了中英诗歌的某些基本特征,如前者注重自然感发,后者强调人为制作;前者采用抒情诗体式,后者则依赖戏剧结构。在文化上,它们揭示了中西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朝露人生观向往天人合一,戏剧人生观则力求模仿理念或天国。


期刊代号:J4
分类名称:外国文学研究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诗歌源于人生,自然要对人生进行艺术表现。诗歌艺术表现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形象语言和思维,汉语称之为比兴,也就是西文中的比喻(metaphor,或译作隐喻)。在中、英诗歌中,对人生的比喻很多,但只有少数能够打动人心,给人以生命启迪,一经接触便刻骨铭心。本文将集中讨论其中最突出、最具有代表性的两个,即汉诗中的“朝露”和英诗中的“戏剧”(play)。我们将先审视中、英早期诗歌中采用上述比喻的几个具体实例,然后探讨它们的诗学与文化意义。

      在中国诗歌中,用“朝露”比喻人生始于汉代。《古诗十九首·十三》是采用这一比喻的最初文本:

      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

      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

      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

      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

      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

      万岁更相送,圣贤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逯钦立332)

      此诗的主题,可概括为“面对死亡的人生”。前8行描写墓地以及诗人对长眠于其中之死者的想象,后8行表述诗人从面对死亡中悟出的人生认识与体会。“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2行居于这两部分中间,正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面对死亡及死者,诗人意识到逝者如斯,岁不我待,自己的生命历程也行将终结。“朝露”这一比喻正凝结了诗人此刻对生命短暂的切身感受,同时也启发引导他对自己的生活道路做出相应的选择:既然“年命”如“朝露”那般瞬息即逝,而且服食求仙乃是自欺欺人,他所面对的最佳选择,便是及时行乐,即诗末所言“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作为一个审美意象,此处“朝露”这一比喻的艺术功效异常显著。首先,它取自诗人与读者身边的自然环境,因而切实可感。它那晶莹脆弱的感性特征,更能唤起人们的怜爱与同情。为此,当诗人用它来比附“年命”或人生时,读者心中难免为之一震,因为我们突然意识到,人类最可珍贵的生命,不过像晶莹脆弱的朝露那样,虽然美丽动人,但却昙花一现,难以久长。一个成功的比喻,不仅具有鲜明生动的审美特征,常常还是对自然与人生的探索与发现。①“朝露”之所以在后代中国读者中引起共鸣,备受钟爱,便是因为它表现了中国文化中一个对生命与人生的典型体验,由此为中国诗人与读者提供了一个自我认识与发现的生动媒介。②

      人生中令人痛心疾首的另一时刻,是亲友之间的生离死别;也正是在这种场合,“朝露”这一比喻被赋予了大显身手的机会。汉代诗人秦嘉(生卒年不详)离家赴职前,曾给妻子徐淑写了3首《赠妇诗》,下面是其中第一首: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

      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

      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

      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

      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

      长夜不能眠,伏枕独展转。

      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逯钦立186)

      诗人在一开始便断然宣称“人生譬朝露”,听起来似乎突兀,犹如空穴来风,当头棒喝;其目的,乃是要通过这一比喻为这首别离诗定下一个基调,设定一个语境。既然人生已经如朝露那般脆弱短暂,诗人还要面对“居世多屯蹇”的境遇,忍受与爱妻的离别以及由此引起的孤独与煎熬,岂不是雪上加霜,痛苦倍增!③类似的情形还出现在曹植的《赠白马王彪·其五》一诗中:

      太息将何为,天命与我违。

      奈何念同生,一往形不归。

      孤魂翔故域,灵柩寄京师。

      存者忽复过,亡没身自衰。

      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晞。

      年在桑榆间,影响不能追。

      自顾非金石,咄唶令心悲。(逯钦立454)

      据曹植本人为此诗所写的序言,曹植与曹氏公子白马王、任城王一起朝谒京师,期间其同母兄任城王曹彰暴死,返途中他又被禁止与白马王曹彪同行,于是在悲愤当中,作了这组诗。此诗的前8行便是叙述诗人的上述经历及感受。可以看出,诗人在怨天尤人之余,更加痛切地感到自己所处的险境,颇有朝不虑夕之忧患,故而发出了“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晞”的哀叹。虽然用的是同一个比喻,此处曹植对“朝露”的处理有所不同。前面2首诗都只说“年命如朝露”和“人生譬朝露”,并没有对这一比附做进一步的说明,读者也只能利用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去揣摩诗人的用意。由于“朝露”是一具体可感的自然意象,与人们的生活经历密切相关,因此含义并不难理解。曹植此处对这一比喻做了进一步说明,明确指出“人生处一世”,其“去”之快犹若朝露被阳光“晞”干,为这一本来静态的比喻增添了几分动态特征,使之愈加生动。此处,曹植似乎有意通过“晞”这一动词把“朝露”与“阳光”进行对比。一般来说,“阳光”乃是生命的源泉,而此处它的作用,却是导致“朝露”之“晞”,亦即人生的消逝死亡。除此之外,渺小“朝露”与恢弘“阳光”之间的巨大差异,更是渲染了诗人无可奈何的悲叹。

      人生如朝露的比喻和感叹,除了消极悲愤与及时行乐之外,还可导致昂然奋进的正面效应。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便是曹操的《短歌行》了: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逯钦立349)

原文参考文献:

  • 7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