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科学内涵与基本思路

作者简介:
高志军(1983- ),男,上海海事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博士,副教授,E-mail:zjgao@shmtu.edu.cn;张萌,刘伟,上海海事大学交通运输学院。上海 201306

原文出处: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物流业高质量发展是实现物流业从粗放式经营到集约化经营的重要保障。基于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础理论、研究对象、驱动机理和政策路径的研究综述,从科学内涵和运行思路两个方面对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予以系统化分析。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需要与中国物流运行的质量和效率之间的矛盾是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由来。物流产业转型和升级的现实问题构成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起点,物流资源的优化配置与整合则是其根本的逻辑起点。物流业高质量发展要以高端化、信息化、集群化、国际化、生态化和融合化为核心,在此基础上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和完善供应链。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由来、起点以及“六化”加“三链”构成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科学内涵。物流业高质量运行需要通过采用新技术、衍生新业态、发展新模式和规划新路径来实现,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支撑体系、评价体系,物流企业高质量发展以及物流业与制造业协同高质量发展是未来研究的主要趋势。


期刊代号:F14
分类名称:物流管理
复印期号:2021 年 01 期

字号:

       文章编号:1671-7031(2020)04-0068-11

       一、引言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阶段的重要论断。[1]物流业作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和先导性产业,也逐渐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2]物流业的发展已经促使我国成为世界“物流大国”,但我国物流运行质量和效率与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尚存在不小的差距,[2]这就要求我国物流业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需要从质量和效率两个方面着手,坚持质量第一、效率优先。自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论断提出之后,大量学者围绕高质量发展的基础理论、研究对象、驱动机理和政策路径等方面展开研究,为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

       (一)对高质量发展的基础理论的研究

       当前学者对高质量基础理论的研究主要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关于高质量发展的理论基础的研究,主要是利用当前的经济理论框架对高质量发展做出理论解释,这些经济理论框架主要包括新兴古典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兴古典经济学围绕深化社会分工的主题,将供给侧与需求侧、稳增长与提高发展质量化旨归一。[3]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通过对发展动力、发展结构和发展效率展开分析,解释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三维结构。[4]二是关于高质量发展的基本理论的研究,主要是对高质量发展的基本理论进行阐释、理解和归纳。这些基本理论包括高质量发展的本质与内涵、基本特征、支撑要素、维度划分、价值分析模型和高质量发展经济学等。就高质量发展的本质和内涵而言,高质量发展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发展方式和发展战略,是以质量和效益为价值取向的发展,具有更大福利效应,GDP内涵更加丰富,动力活力更强、效率更高,更高水平、层次和状态,更加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特征。[5]与高速度发展相比,高质量发展的评价标准存在多维与单维的差异,历史背景存在过剩与短缺的差异,实现手段存在市场与计划的差异。[6]就高质量发展的支撑要素而言,是非均衡战略逐步转向均衡战略,片面工业化转向四化协同发展,要素市场化配置成为进一步市场取向改革的重点,在讲究效率的基础上实现共享性分配,找到产业政策优先还是地区政策优先的平衡点,把生态环境内化为经济发展的财富,建设基于内需的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以及高质量的制度供给能力。[6]就高质量发展观的维度而言,是历史逻辑、理论内涵和实践路径三个维度的统一。[7]就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分析模型而言,既有纵向上的“二维”价值划分,也有横向上产品价值构成的“五元”划分,由此形成的高质量发展的“二维五元”价值分析框架对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理论指导意义。[8]就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学研究而言,针对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学性质、理论含义、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新质态、体制机制、多维性特征进行了经济学分析,全面性战略和现代化治理体系可以引领高质量发展。[9]这些基础理论的研究对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理论基础和基本理论的研究具有支撑价值。

       (二)对高质量发展的研究对象的研究

       高质量发展的研究对象主要包括国民经济、区域经济、产业经济和国有企业。当前学者对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研究主要是针对高质量发展的内涵特征[5-6]、支撑体系[6]、面临问题[2]、政策路径[10]等方面,主要偏向于宏观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问题。对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研究主要是针对不同区域的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主要分析了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11]、江苏的经济高质量发展[12]等。对产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研究主要是针对不同产业的高质量发展问题,主要分析了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13]、流通产业高质量发展[14]、物流产业高质量发展[2]、外贸高质量发展[15]和流通体系高质量发展[16]等。对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的研究主要针对国有企业的高质量发展的内涵、核心特质、多维特征、逻辑框架和策略建议等方面。[17]物流产业是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研究对象,物流业的高质量发展与经济高质量发展、区域高质量发展、产业高质量发展以及企业高质量发展密切相关。

       (三)对高质量发展的驱动机理的研究

       高质量发展的驱动机理主要包括数字经济驱动、创新驱动、新旧动力转换、动力系统和调节机制再造以及动力结构优化等。当前学者对数字经济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研究主要包括:丁志帆认为,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与通信技术的创新突破,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成为新时代中国经济动能转换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并立足“微观—中观—宏观”分析框架,探讨了数字经济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机理。[18]李辉以“微观—中观—宏观”为分析框架,从效率提升、产业结构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等角度阐述了大数据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理论机理。[19]宋洋基于数字经济的主要特征,分析了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质量外在表现和内生动力的影响。[20]荆文君等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探讨了数字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及其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机理。[21]王娟从要素配置变革的演化差异、产业升级驱动演化和经济增长质量的演变三个层面探讨了数字经济与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系及其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机理。[22]对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动力的研究主要包括技术创新驱动[23]、组织方式创新驱动[24]、体制机制创新驱动[25]和政策创新驱动[10]。对新旧动力转换的研究主要依托高质量发展下新旧动力转换与产业优化升级的内在逻辑展开分析,提出产业优化升级是新旧动力转换的外在表现,而新旧动力转换是产业优化升级的内在动力,要素禀赋是新旧动力转换和产业优化升级的落脚点,与产业优化升级的过程是一个协同演进的过程。[26]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和调节再造的研究要从原发式创新的技术潜力、结构性非均衡的势能差以及体制性障碍所蕴含的制度红利中寻求驱动力,通过调控创新,将防控金融风险、稳增长和高质量发展有机融合起来是调节机制再造的重点。[27]对动力结构优化驱动高质量发展需要从需求动力结构和供给动力结构两个维度进行优化,通过重塑需求动力,提升供给动力,构建供给需求相互促进、相互转化、彼此依赖的动力体系,是未来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28]对高质量发展驱动机理的研究对于新时代中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也需要结合物流业的实际进行分析。

原文参考文献:

  • 5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