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谢灵运《山居赋》的审美转型

作 者:

作者简介:
赵树功,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

原文出处:
文学评论

内容提要:

谢灵运《山居赋》是一篇具有文学转型意义的重要作品,这种转型体现在以下三方面:其一,文体形制转型;其二,审美视点转型;其三,文学思想的转型。《山居赋》是辞赋诞生之后出现的体式新颖、风格迥异的作品,可以视为六朝文学新变的一个鲜活样本。谢灵运这一文学体式的创造有着内外两个支撑,与皇权优越相抗衡是其赋体创新的现实动力,而自身才华又是其完成创新的根本依托。


期刊代号:J2
分类名称: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
复印期号:2020 年 01 期

字号:

       《山居赋》是谢灵运第一次隐居始宁时的作品,全赋正文3915言,自注4932字(包括正文、注文脱字),总计8847字①。早在六朝之时,《山居赋》就有着不同的际遇:它与《撰征赋》一起被沈约收入《宋书·谢灵运传》,一传之中两赋并录,不仅《宋书》,即使其他诸史都属罕见,可见赏爱;但萧统领衔的《文选》却皆弃而不录。后世文学史的评价也不似谢灵运山水诗那样众口一词:揄扬者或称其着重景物描写的题材突破,或道其出离靡丽的表现创新;贬抑者认为谢灵运的文章与其诗歌声名远不相称,或称本赋之病尤在“滞塞”②,或道本赋“但见学不见才”“不是一篇成功的文学作品”③。

       以上论断截然相反。然就六朝批评界而言:沈约身仕数朝,虽然心思隐秘却也难脱履冰临渊的惊悸,其诗文之中的隐逸情怀可为其影迹,这一点正与《山居赋》的本旨关通。而萧统“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的选文尺度与谢灵运刻意“去饰取素”的审美追求本就南辕北辙。事实上,辞赋发展史背景下的《山居赋》有着重要的文学转型意义。可以说,《山居赋》是辞赋诞生之后出现的体式最为新颖、风格迥异寻常、所承载的文学思想信息极为丰富的文本,是山水文学发展的里程碑。

       一、《山居赋》的文体形制转型

       《山居赋》的转型首先体现于文体形制的转型。魏晋六朝之际,“就谈文体”是文学理论的主要内容④。“文体”在当时基本包括体裁的规范、具体的形制与个体的风格三部分内容,并以三者融合一体的形式呈现。

       就《山居赋》的文体形制而言,它摈弃了传统体物大赋的一些格套,诸如履端于前、归余于乱、主客问答,但又保持了体物大赋的规模,延续了大赋绘写形势的传统。全赋以谢玄经营的北山旧居为始,由近东近南近西近北、远东远南远西远北分别状写,田园湖泊、动物植物各有归拢。属于谢灵运造作的招提被置于北山描述的最后。继而书写南山,“南山是开创卜居之处”⑤,属于作者对祖业的开拓。终篇落实于山居生活的所资、所待——山水物色、衣食蔬药、佛理文章。仅就基本规模着眼的话,《山居赋》与汉大赋的区别不大。但无论基本格局的整体规划还是具体内容的表现形式都呈现出一定的独到特性。

       其一,就整体规划而言,《山居赋》突破了传统体物大赋全面铺开、平均用墨的平板文字秩序。从传统大赋僵化叙事格局中突围的冲动在魏晋已有萌动,其中以左思的探索较为引人注目。探索之一是突破时空维度的分类平叙,在情理态势中完成内容布置。汉代体物大赋动辄包纳吞吐,在自然人事、宫阙郊野之间分类敷陈。左思的创作没有彻底摆脱这种安排,如《蜀都赋》即是依照蜀地前后东西中的空间展开,但随后推出了一个总括性段落,道其地广而肥、物产丰饶、户口繁盛。至此笔锋一转进入宴饮、田游的场景。有了如此的富庶积累,有了如此的和平生息,天府之国的百姓自然如在天堂,如何可以不尽情享受?宴饮、田游的出现由此既顺理成章又避免了顺叙的呆板。所以何焯评云:“此段总言,已为下宴饮、田游张本,可见古人用笔之紧炼。”⑥所谓“张本”,正是指左思的文字沿循了情理的态势。探索之二是描写文字化板为活。左思《吴都赋》铺写江水浩瀚,先有“于是乎长鲸吞航,修鲵吐浪”,随之杂陈密布鱼鸟之名,继言“鶢鶋避风,候雁造江”。孙鑛评云:“上段吞航吐浪,此复入避风、造江,不全用鱼鸟名堆垛,觉文势稍活波。”⑦虽然从个体审美角度他觉得“缘觉渐近今”,语气之中对于这种背离了古拙的手段略显不满,但另一方面也恰恰体察到了晋代大赋不同以往的变化。以上变化只是左思在传统辞赋法度之外的偶一为之,并未形成全篇创作的自觉。《山居赋》则具备了总体性的用笔规划,繁简有安排,简处有聚焦。

       总体性的用笔规划。全赋紧紧围绕“山居”展开,包括山居容身:北山修缮、招提卜筑、南山拓展;山居养生:水陆动植、园田药蔬;山居养性:法理谈义、诗文赏会。以上内容有着细密的结构规划,是作者性命、情志如何资养、如何纾解的展开,个体性、独到性感知替代了全知全能、按部就班的舆图临摹。

       繁简有安排,简处有聚焦。对比《山居赋》有关北山南山的内容,明显发现二者分量相差悬殊。北山在全文占有极大的篇幅,由近而远,由中央而四面;由山而水,由旧墅而招提,林林总总。但南山则十分简化,与北山在体量上极不相称。是作者才情难以为继吗?答案是否定的,这种简略恰是作者有意的安排。原因有二:其一,北山为祖上奠基旧地,浓墨重彩是世家子弟礼敬先祖、缅怀往日荣光的手段。南山为谢灵运开拓的卜居之地,岂敢与勋业泽被四海的祖上分庭抗礼?不仅顺序上先北后南,而且文字体量上也因此极为节制。其二,虽然始宁墅规模庞大,但南北别墅相距无非数里,如此一来,北山所描述的地理形势以及山水物类与南山并无太大区分,从头到尾再过一遭也便徒增其繁。有鉴于此,作者在对南山简洁刻画、对南北山交界处略做补充之后,直接进入了南北二山的总结:

       山匪砠而是岵,川有清而无浊。石傍林而插岩,泉协涧而下谷。……浮泉飞流以写空,沉波潜溢于洞穴。凡此皆异所而咸善,殊节而俱悦。

       本节文字开端有一个交代,意思是随后的内容为南山北山的“山川涧石,州岸草木”,作者在总结以上描述对象之际,自道“既标异于前章,亦列同于后牍”,用其自注的话说就是“山川众美,亦不必有,故总叙其最”——南北二山虽不能尽备天下山川之美,但仍不乏赏心悦目之处,因此最后总结之际相同者不忌重复,新异者另为标榜。从行文结构来看,这样一段总结文字,其意义并不局限于南北二山的收束,同时还充当着补写南山的作用。不仅一箭双雕,而且相对于北山的反复陈说,已经表现了高度的凝练。这就是繁中有简,而简处又有聚焦,简处能见蕴结。

       其二,就具体的物象摹写形式而言,《山居赋》成功借鉴了抒情小赋的描写策略。全赋从头至尾基本可以拆分为“北山赋”“招提赋”“南山赋”“闲情赋”。具体文字时时脱开大赋铺物、隶事的格套,代之以灵动的小赋表现手段,拟形容,象物宜,务纤密,贵侧附,以逼真为追求,以情兴为契机。铺排之中,有精雕细刻;白描之下,又见性灵文字。如写北山湖中之美云:

       濬潭涧而窈窕,除菰洲之纡徐。毖温泉于春流,驰寒波而秋徂。风生浪于兰渚,日倒影于椒途。飞渐榭于中沚,取水月之欢娱。旦延阴而物清,夕栖芬而气敷。顾情交之永绝,觊云客之暂如。

原文参考文献:

  • 7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