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更趋多元化经营:产业政策扶持企业抑或非扶持企业?

作者简介:
杨兴全,石河子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石河子大学公司治理与管理创新研究中心,电子信箱:xqy928@163.com。石河子 832003;尹兴强,通讯作者,孟庆玺,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电子信箱:yxq0829@126.com,mehx1992@163.com。上海 200433

原文出处:
经济研究

内容提要:

产业政策在向扶持企业提供资源要素,为扶持企业多元化经营创造内在条件的同时,亦可能引致非扶持企业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成为非扶持企业多元化经营的外在驱动。那么,产业政策到底促进了扶持企业还是非扶持企业更趋多元化经营?本文基于2002-2017年沪深两市A股上市公司样本数据并使用双重差分模型的研究发现:相对于受扶持企业,非扶持企业更趋多元化经营,且其通过多元化经营更多地涉入了产业政策所扶持的行业;探究现象背后的成因在于,非扶持企业获得显著更少的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而非扶持企业涉入受扶持行业的多元化经营弱化了非产业政策扶持引致的资源受限;基于企业价值与产业生产率的纵深检验发现,非扶持企业涉入扶持行业的多元化经营在抑制企业价值降低的同时也利于产业生产率的提升。上述发现在帮助我们理解新兴市场国家广为盛行的企业多元化经营的同时,也为产业政策实施效果的评价提供了一定的参考和借鉴。


期刊代号:F10
分类名称:国民经济管理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字号:

       一、引言

       企业组织如何在全面深化的制度转型过程中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不仅关乎微观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一定程度上也直接决定着国家宏观制度转型的成功与否(Peng,2003)。尤其是探究新兴转轨经济国家特殊的制度变迁如何影响微观企业的战略决策,在检验西方现存经典理论的同时更能提炼转型经济国家的独特经验,兼具理论与实践的重要性(Peng & Health,1996)。伴随着国家的制度改革与变迁,多元化经营作为企业一项重要的战略选择,备受微观企业的追捧与青睐(Khanna & Palepu,1997;Fauver et al.,2004;陈信元和黄俊,2007;Arikan & Stulz,2016)。

       现实背景下,交易费用不为零时的产权初始配置直接影响企业的经济效率,是否选择重新安排产权则取决于这一过程的收益是否大于成本(Coase,1960)。企业多元化经营本质上是一种经济现象,大都是企业收益与成本权衡的结果,受公司特质与市场激励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当企业多元化经营内部化收益大于内部化成本时,产权就会由此形成而将外部性逐渐内部化(Demsetz,1964),即多元化经营是竞争过程中公司价值最大化的理性战略选择。多元化经营的一个重要考虑在于企业的资源获取及其资产组合,而与西方理论界比较强调资源要素、交易费用和代理成本等因素相比,中国企业在实施多元化过程中更加强调资产组合、政府政策和制度环境等作用(贾良定等,2005)。政府干预作为中国制度变迁过程中的典型特征之一,对企业的多元化经营产生了重要影响。已有研究表明,政府直接控股企业的多元化经营程度更高,政府干预还显著强化了上述关系(陈信元和黄俊,2007)。我国政府干预之手除通过国有产权控制来直接影响公司战略与企业行为外,另一个重要的途径则在于政府还能通过诸多政策工具来左右资源分配,或通过自由裁量权来对各种商业行为进行审批和管制,直接决定着企业的资源获取与生存发展。我国典型的选择性产业政策无疑是政府干预的一个重要手段,其在配置资源、保护幼小产业成长及发挥后发优势等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急需产业结构升级和淘汰过剩产能的当下中国,产业政策之于微观企业的投资决策、利润增长以及宏观产业的持续发展与转型升级产生了重要影响(Aghion et al.,2015)。那么,产业政策通过重置行业资源、培育友好市场以合理引导企业转型与产业升级的同时是否也影响了微观企业的多元化经营?

       我国产业政策在其频繁使用与长期执行过程中引致了受扶持与非扶持企业在资源禀赋、融资约束及其经营风险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祝继高等,2015a;黎文靖和郑曼妮,2016)。一方面,产业政策具有极强的资源重置效应,在金融压抑背景下通过向扶持行业进行金融资源配给或放松金融管制、给予扶持行业更多的政策优惠(诸如政府补助、信贷资金及税收优惠等)、主动要求或及时批复微观企业从事更多扶持行业相关的资本投资或创新投入。市场势力理论强调,多元化企业在某个特定市场的势力不仅由该企业在该市场中的相对地位所决定,而且与该企业的生产范围及其在其它产品市场的地位有关(Edwards,1955)。加之分散经营风险、形成协同效应及充分利用富余资源亦是企业多元化经营的重要诱因。因而,当企业属于产业政策扶持时,将获得更多的资源要素,为实现规模经济、降低经营风险、减少交易成本及增强市场势力等,扶持企业可能倾向利用扶持资源更趋多元化经营;另一方面,政府向扶持行业(企业)提供资源要素、创造优良经营环境的同时,客观上也会对非扶持行业(企业)产生限制、压力甚或淘汰,使其面临更高准入门槛、更多投资审核、更严审批程序,进而强化其融资约束与经营压力(江飞涛和李晓萍,2010)。此外,还因其不受政策扶持而传递给投资者或信贷部门未来发展受限的负面信号,上述效应则会进一步加重非扶持企业的融资约束、经营压力与破产风险。在面临不确定性与政府干预下,企业通过市场交易谈判和签约的费用将不断增加,但价格并非唯一协调生产的方法,资源配置由价格与企业同时决定,此时通过企业来配置资源便可减少签约成本,克服不确定性与不可预见性,降低交易费用(Coase,1937)。已有研究也发现,新兴市场国家中的公司多元化往往是其在规避制度环境对其不利影响下的理性战略选择(Khanna & Palepu,1997),当非扶持企业面临产业政策引致的转型压力与生存危机时,非扶持企业亦可能通过多元化经营来跨入扶持行业进而将产业政策偏向的资源要素内部化,使其顺利地获得资源支持。基于此,本文将产业政策扶持对企业多元化的影响视为“扶持效应”,而将非产业政策扶持对企业多元化的作用命名“倒逼效应”。那么,产业政策到底会促使谁更趋多元化:扶持企业还是非扶持企业?其多元化经营背后的动因何在?多元化经营所带来的经济后果又如何?

       基于我国2002-2017年(DID样本为2006-2015年)沪深两市A股上市公司样本数据的研究发现,与受扶持企业相比,非扶持企业的多元化经营程度更高,且非扶持企业通过多元化经营更多地涉入了产业政策所扶持的行业。非扶持企业获得的较少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是其更趋多元化经营的制度诱因,而其通过涉入产业政策扶持行业的多元化经营则缓解了上述资源受限。非扶持企业涉入扶持行业的多元化经营在抑制企业价值降低的同时也提升了产业生产率。

原文参考文献:

  • 11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