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作用、关系与协调机制

作 者:

作者简介:
于良春,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济南 250100

原文出处:
经济与管理研究

内容提要:

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在不同经济发展阶段上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二者关系的发展趋势是竞争政策逐步成为优先选择。从理论上看,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在政策目标、理论基础以及相互作用等方面既有一定的互补性和一致性,也存在着严重的冲突。长期以来中国产业政策一直居于强势地位,但是其政策效果并不理想,特别是与创新引领经济发展和完善市场竞争机制的要求存在着冲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竞争政策的地位将更加重要。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协调机制的设计非常关键,在充分发挥竞争政策作用的同时,要处理好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之间关系。


期刊代号:F10
分类名称:国民经济管理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关 键 词:

字号:

       中图分类号:F42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7636(2018)10-0057-08

       作者感谢匿名审稿人的评审意见。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构成了政府在微观层面上进行资源配置、促进经济发展的两大类公共政策,竞争政策是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优化配置的保障,产业政策是政府对经济发展发挥作用的重要手段。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必须协调好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的关系[1]。

       一、公共政策体系调整的发展趋势

       竞争是实现经济效率和促进经济增长的最基本的机制。由于竞争政策的核心在于对健康、有序、自由的市场竞争秩序的维护,因此竞争政策往往被赋予经济宪法的地位。产业政策区分为功能性产业政策与选择性产业政策。功能性产业政策主要指政府通过提供人力资源培训、研发补贴等形式提高产业部门竞争力的政策,这种类型的产业政策通常没有特定的产业指向;选择性产业政策是指通过主动扶持战略产业和新兴产业,缩短产业结构的演进过程,以实现经济赶超目标的相关政策。

       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对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在优先政策选择、具体政策工具、政策协调机制等方面体现出了很大的不同,这反映出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对经济增长模式认识及政策选择上的差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国家政府加大了在微观层面上对经济的干预程度。例如1951年,法国、西德等六国签署了《欧洲煤钢共同体条约》,授权共同体针对生产能力过剩和处于衰落等问题采取相应的产业政策,并且明确提到了规定最低限价等措施。欧盟强调各成员国应根据开放和竞争的市场原则采取行动。

       日本则面临着经济重建的局面,在这种情形下单纯由市场进行资源配置难以在短期内恢复经济,日本政府实行了PPS(priority production system)计划,先集中人力、物力、财力进行主要产业的发展。可以发现,在20世纪50年代—70年代初,由日本通产省主导的产业政策在日本的政策体系中占据了至关重要的位置。经过经济恢复和高速增长之后,日本已成为世界经济强国,赶超型战略的使命已经完成,在这种情形下,日本产业界开始对政府为产业合理化以及增强国际竞争能力而采取的例如倾斜支持、扶植个别产业等做法产生不满[2]。

       美国的产业政策是通过强化科技政策或产业技术政策培养创新,重视技术转让、推广和技术成果的商业化,而且美国的产业政策往往通过产业政策立法的形式来进行推进[3]。20世纪80年代,美国以半导体为主的高科技产业的领先地位受到了来自日本的竞争压力,在这一背景下,美国于1980年相继通过了《史蒂文森—维德勒技术创新法》《大学和小企业专利程序修正案》等一系列法案,特别是在1984年通过了《国家合作研究法》来促进企业间的研发合作,并规定研发合作联盟可以免于反托拉斯法关于垄断协议的处罚[4]。

       伴随着经济赶超战略阶段性目标的实现,发达经济体产业政策的设计理念以及政策工具都发生了改变。从1990年欧共体发布《20世纪90年代欧洲的产业政策》到2012年欧盟理事会发布《更强的欧洲工业有利于增长和经济恢复》的新产业政策报告,欧盟产业政策以跨部门政策为主,也即针对所有或多数的制造业部门,致力于为其创造良好的环境。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日本产业政策的目标由积极赶超变为弥补市场失灵,产业结构政策的比重已经大大下降。

       随着发达经济体内产业政策影响力的减弱,竞争政策的地位得到了强化。美国于1890年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有影响力的反垄断法《谢尔曼法》,这部法律所保障的市场自由竞争机制被认为是美国经济得以长期增长的基础。欧盟的竞争政策目前体现在《里斯本条约》的第101—109条中,一般认为竞争政策构成了欧洲统一市场的四大支柱之一,其所倡导的公平竞争原则是欧洲一体化的重要根基。而且,欧盟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及《里斯本条约》中提出在其他政策与欧共体竞争政策发生冲突时,优先适用竞争政策。1977年日本国会通过了新的反垄断法修正草案,新设了针对卡特尔的课征金制度等规定,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与美国关系协议的谈判对日本反垄断法的实施起到了强化推动作用。

       可以看出,伴随着经济增长的阶段性目标的实现,各国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间的关系在进行动态的调整。通过国际经验的比较,可以发现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均已经确立竞争政策的优先地位,《反垄断法》成为发达经济体中的经济宪法,竞争政策成为发达经济体保护市场竞争机制、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主要工具。

       二、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关系的理论分析

       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并不存在着绝对的非此即彼的选择,而且从通过使用竞争政策来实现产业政策目标这一角度,有研究者认为竞争政策是最好的一种产业政策。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在实现目标、政策的理论基础以及相互补充等方面存在着某种程度的统一性。

       首先,无论产业政策还是竞争政策,都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进行设计的产物。如果假设中央政府的目标是最大化社会总福利,那么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的设计和应用如果得当,都可以起到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现代经济学已经认识到,无论是原教旨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都无法保障经济体实现长期的经济增长,现代主流经济学最重要的一个发现就是纯粹的、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模式无法避免经济体陷入剧烈的经济波动之中,政府必须主动地对经济的运行进行干预以降低市场竞争的负面影响[5]。

原文参考文献:

  • 8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