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发展与审美艺术的未来

作 者:

作者简介:
庞井君,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主任;薛迎辉,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研究处干部。

原文出处:
艺术评论

内容提要:

06


期刊代号:J0
分类名称:艺术学理论
复印期号:2019 年 01 期

关 键 词:

字号:

      21世纪的今天,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汹涌来袭,由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物联网、机器人、新能源、智能制造等等一系列创新所带来的物理空间、网络空间和生物空间的相互融合,正在重新改变和塑造我们的日常生活。

      纵观历史,每一次科学技术的革命与飞跃都会带来新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的改变,审美艺术的形态也随之而变。正如原始社会之于洞穴岩画、神秘图腾,中世纪对宇宙、上帝的敬畏、对宗教的狂热带来的艺术中浓厚的宗教色彩,印刷术的发明带来的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的产生与留存,照相机、摄像机、计算机等的应用带来的新的影像艺术、数码艺术的繁荣。在当代,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艺术将发生怎样的巨大变革?我们有必要在人工智能的视野下探讨审美艺术的未来发展。

      一、人工智能:人类智能发展和科学技术演变的必然结果

      人工智能是指使用机器代替人类实现认知、识别、分析、决策等功能,其本质是对人的意识与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从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确立了人工智能这一学科开始,短短的六十余年间,“人工智能在视觉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文本处理等诸多方面已经达到或超过人类水平,在视觉艺术、程序设计方面也开始崭露头角,令人惊叹不已。人们已经相信,在个人电脑时代、网络时代、手机时代之后,整个社会已经进入人工智能时代”[1]。

      六十余年来,人工智能经历了从横空出世到爆发到寒冬再到野蛮生长的历程。世界各国关于人工智能的竞争也日益白热化。2015年,人工智能被写入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2016年,人工智能一词被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人工智能进一步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按照规划,“人工智能”将“无时不有、无处不在”,到2030年中国要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2017年9月1日,普京在演讲中提出“未来谁率先掌握人工智能,谁就能称霸世界”。2018年4月25日,欧盟委员会计划2018-202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240亿美元。2018年10月,美国白宫召开AI研讨会,成立AI专门委员会,确保人工智能领域美国第一。可以说,全球范围内人工智能的春天刚刚到来。

      人工智能本质上就是将一切复杂的主客观运动回归和还原到最基本的信号和信息构成,然后用建立在微电子基础上的信号和数据处理系统,按照预先的授权和指令,处理庞大但有限的信息和信号的过程。人工智能的关键在于世界万物的数学认知和分解,然后是重组和运算。

      在一定程度上,人工智能的基础是哲学。有人说,在人类思想史的长河中,有几个星光灿烂的黄金时代[2]。第一个黄金时代是西方的古希腊罗马时期和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柏拉图、毕达哥拉斯、老子、孔子、墨子等伟大的先贤们开创了哲学、数学和教育系统,至今仍然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石。这一时期,哲学家、数学家毕达哥拉斯提出了万物皆数的思想。亚里士多德则是第一个把支配意识的理性部分的法则形式化为精确法则集合的人。“他发展了一种非形式的三段论系统用于正确推理,这种系统原则上允许在初始前提条件下机械地推导出结论”[3]。第二个黄金时代是文艺复兴和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出现了牛顿、莱布尼茨、麦克斯韦尔、达·芬奇、歌德等伟人,人类掌握了微积分和经典物理,发明了蒸汽机、火车和电力系统等强有力的工具,成为地球上绝对的统治力量。其中,对人工智能最早的描述可以追溯到17世纪德国著名的数学家和哲学家莱布尼茨,他提出了“通用语言”的设想,“建立一种通用的符号语言,用这个语言中的符号表达‘思想内容’,用符号之间的形式关系表达‘思想内容’之间的逻辑关系。于是,在‘通用语言’中可以实现‘思维的机械化’”[4]。第三个黄金时代,从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开始,普朗克、海森堡、薛定谔、狄拉克等人提出量子力学,冯·诺伊曼、图灵、香农等人开创电子计算机、人工智能和通信网络,阿波罗计划将人类送上月球,人类文明进入崭新的发展阶段。正是在这一时期,阿兰·图灵、约翰·麦卡锡、马文·明斯基和克劳德·香农等先驱将人工智能变成一门正式的学科。

      如果说前三个时代是人类智能一次又一次攀登人类智慧的高峰,那么第四个黄金时代,人工智能必然会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前三个时代的哲学和科技发展,也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奠定了思想之源、技术之基。可以说,人工智能是主流思想和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

      智能是一个非常悠久的概念。人类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类有高度发展的智能。人类智能是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才智和本领。中国古代思想家一般把智与能作为两个独立的概念来运用,“智”主要是人对事物的认识能力,“能”主要是指人类的行动能力。Linda Gottfrefson教授把智能定义为“以一种宽泛的心理能力,能够进行思考、计划、解决问题、抽象思维、推理复杂理念、快速学习和从经验中学习等操作”。目前文明所产生的一切都是人类智能的产物。

      人类智能源自自然的造化,是人类大脑进化的结果,也因此,最早拥有智能的人类被称为智人。人类智能以大脑为载体,“在这块不足两公斤的小小肉块中,每天消耗相当于15瓦灯泡的电量,分布着近千亿神经细胞、几百万亿神经突触,形成了最为神秘复杂的结构机制”[5]。法国哲学家、古生物学家德日进在20世纪50年代就提出,人类进化到现在,生物的自然进化过程已经结束了,今后的进化是技术推动下的人类自我进化。人工智能的出现,便是人类增强智能的一次伟大进化。

原文参考文献:

  • 93

相关文章: